家居百科

不管是富人家的孩子

2020-08-06 07:57:57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不管是富人家的孩子,还是穷人家的孩子,都是很淘气的,他们的调皮的性格并不因他们的处境而有所不同。纳吐阿的父母早就死了,作为孤儿,他投靠到拉伊?坡拉那特家里。要吃的话,他家每顿剩下的食物,足够他这样几个孤儿吃饱。要穿的话,他家的孩子有穿过不要了的许多衣服。拉伊先生是一个慈善的人,有时还给他几个钱。所以,纳吐阿即使是孤儿,他也没感到有什么痛楚。拉伊先生曾经把他从一个基督教徒的手中解救出来,他哪里关心这个孩子在教会里可以受教育,可以生活得比较舒服?他只是一心希望纳吐阿仍然是印度教徒,他认为他家里吃剩的食物,比起教会的食物来也要圣洁得多,给他打扫房间,比起在教会学校读书还要好得多。不管处于什么条件,只要仍然是印度教徒就行。

如果成了基督教徒,那就永远无可挽回了。

除了给拉伊先生打扫庭院外,纳吐阿没有其他的事,吃过饭就到处游玩。根据他干的工作,也给他划分了种姓,家里的其他仆人都叫他清扫夫①。对此,纳吐阿没有任何不满。名字对一个人的处境能有什么影响,这个可怜的孩子还一点也不知道。充当清扫夫也没有什么坏处,扫地时他偶尔可以捡到钱,有时还可以捡到其他东西。他用捡来的钱买香烟。由于朝夕和仆人厮混在一起,他从小就有了抽烟叶、吸纸烟和吃槟榔的瘾。

①印度最低种性是首陀罗,清扫夫就属于这一种姓,甚至被认为是不可接触者。

说来拉伊先生的家里有很多男孩和女孩,外甥、侄儿一大群,但是他自己只有一个孩子,即名叫勒德娜的女儿。专门请了两个家庭教师教她,另外还有一个欧洲女士来教她英语。拉伊先生打心底里希望勒德娜成为一个全才,将来嫁到谁家,就成那个家的福星。他不让女儿和其他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为她单独安排了两个房间,一间是书房,另一间是卧室。人们说,过分溺爱会使孩子养成固执和调皮捣蛋的性格。勒德娜尽管受到了溺爱,但她仍然是一个很温顺的女孩子,甚至对仆人也不用“喂”、“喂”来叫唤,对任何乞丐也从不粗声粗气地斥责。她经常给纳吐阿钱和糖果点心,有时还和他说说话,所以纳吐阿很愿意接近她。

有一天纳吐阿正在给勒德娜打扫卧室,勒德娜却正在另一个房间里跟欧洲女士学英语。也正好是纳吐阿该倒霉了,他一面打扫,一面却想到勒德娜的床上躺一躺。床上铺着多么洁白的被单!褥子又多么厚和柔软!夹被又是多么漂亮!勒德娜睡在这褥子上该多舒服啊!就像雏鸟在鸟巢里一样。难怪勒德娜的手那么白皙和细嫩!而身上柔软得好像都是填的丝绒一般!在床上躺一躺又有谁看见呢?他这样一想,于是把那没有穿鞋子的脚在地上擦了擦,很快就爬到床上躺下了,并且把夹被盖在身上,他骄傲和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由于兴奋,他还在床上跳了几下。他感到自己好像是躺在柔软的棉絮里,只要向一边翻身,身子就要向下陷进一截。他想,这种天堂似的乐处我又哪里享受到?老天爷为什么没有让我投生到拉伊先生家里作他的儿子呢?在他感到舒适的同时,他明白了自己实际的处境,于是他的心感到很不是滋味。突然拉伊先生因为有什么事来到了房间里,看到纳吐阿正躺在勒德娜的床上,他立刻火冒三丈。说:“呀,你这猪崽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纳吐阿这一惊非同小可,就像失足跌到深水里一样。他从床上滚了下来,站在一边,接着又拿起了扫帚。

拉伊先生又问他:“喂,你刚才在干什么?”

纳吐阿:“老爷,我没有作什么!”

拉伊先生:“你竟胆大包天,敢睡在 的床上,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我拿鞭子来!”[NextPage]

纳吐阿拿来了鞭子,拉伊先生狠狠地抽打了他一顿。可怜的纳吐阿向他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可是拉伊老爷的怒火一点儿也没有平息。仆人们都围了上来,纷纷说纳吐阿的坏话,使得拉伊先生更是怒不可遏。他丢掉鞭子,狠狠用脚踢他。勒德娜听到哭喊的声音,赶来打听是怎么回事。当她知道事情的原委时,说:“爸爸,这个可怜的孩子快被打死了,现在请你开恩吧!”

拉伊先生:“要是打死了,就把他拖出去扔掉,让他尝到干坏事的滋味!”

勒德娜:“床不是我睡的吗?我原谅他了。”

拉伊先生:“你看看,你的床搞成了什么样子?这个狗崽子身上的脏东西全给弄到床上了,他是安的什么心?喂,你这坏蛋,你安的是什么心?”

拉伊先生说完又朝纳吐阿扑去,这时纳吐阿赶快躲在勒德娜的身后。对他来说,哪里有庇护的地方啊!勒德娜哭着说:“爸爸,看在我的面上,请你饶恕他的罪过吧!”

拉伊先生:“你说什么,勒德娜?这样的罪行难道能够饶恕吗?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好吧,我就放过他算了,要不,我今天非要了他的命不可。你听到了吧,纳吐阿!你要想活下去,以后就别上我家的门,现在你立刻给我滚蛋。你这狗崽子,你这废物!”

纳吐阿没命地跑了,没有回头看一眼。他跑到大街上以后站住了。他想,现在在大街上拉伊先生再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这里的人是不会看他的脸色说话的。有人会说:还是孩子,犯了过失,难道就该要他的命吗?要是他在这里那样打我,那试试看,我要一边跑一边骂他,有谁能够抓得住我?这样一想他的胆子又壮起来了。他朝拉伊先生的住宅大声地叫着说:“你来吧,到这里来试试看!”说完他又跑了,生怕万一被拉伊先生听见。

纳吐阿没有走多远,就看见教勒德娜的那位欧洲女士坐着马车来了。他以为是来捉他的,于是拔腿又跑,但是他再也跑不动了,又停了下来。他心里想:她能把我怎么样?我又没有得罪她。不一会儿,欧洲女士来了,停下马车说:“纳吐阿,你跑到哪里去?”

纳吐阿:“哪儿也不去!”

欧洲女士:“你要是再到拉伊先生那里去,还会挨打的。干吗不跟我去?在教会里舒舒服服过日子,才真像一个活着的人。”

纳吐阿:“你不会把我搞成基督教徒吧?”

欧洲女士:“难道基督徒比清扫夫还不如?你这不懂事的孩子!”

纳吐阿:“不, ,我不愿当基督徒。”

欧洲女士:“你不愿当就不当吧,谁也不会强迫你当。”

纳吐阿坐上马车走了一会儿,但是他心里老是嘀咕着。突然他跳下马车,欧洲女士问他:“干吗,你为什么不去了?”

纳吐阿:“我听说过,凡是到教会里去的人,都得成基督徒,我不去了,你是哄我!”[NextPage]

欧洲女士:“哈,你这疯子!教会里会让你读书,你根本不必干服侍人的差事,下午还有游戏的时候,还会发给你新衬衣和裤子。你跟我去,呆几天试试看!”

纳吐阿没有理会她的引诱,向一条胡同里跑了。等马车走远了之后,他定神地开始想:到哪里去呢?要是被警察捉到警察局去就糟了。我到同种姓的人住的地方去,难道他们不能收留我?我又不是只呆着吃饭,不干活,只不过要有个依靠才好。今天如果我是个有依靠的人,难道会这样挨拉伊先生的打!那样一来,整个种姓的人会集合拢来,把他围住,不给他家打扫卫生,连给他家门口扫地的人也没有,那时他这位老爷就会狼狈不堪了。

他这样想好之后,就来到了清扫夫聚居的地方。这时已经是傍晚,有几个清扫夫坐在树底下的席子上吹喇叭、打鼓。他们每天都作这种练习,因为这是他们职业的一部分。他们这里演奏的不景气的状况,也许超过其他任何地方。纳吐阿走到他们旁边站住了,看到他那样专心听他们的演奏,有一个清扫夫问他:“你会唱歌吗?”纳吐阿说:“现在还不会唱,不过如果教我,我是能唱的。”

清扫夫,“不要支吾了,你坐下。你唱几句我们听听,让我们知道你有没有好嗓子。如果没有好嗓子,那教了又有什么用!”

纳吐阿像一般街头的孩子一样,多少知道唱几句,走路时嘴里总是哼上几句小调。于是他唱了,作为行家的老师傅一听,明白了这不是一块普通的料。他问道:“你住在哪里?”

于是纳吐阿叙说了自己苦难的经历,让大家了解他,结果他得到了依靠,而且得到了发展才能的机会。这种机会后来使他从地上一步登上了天。

三年很快过去了,纳吐阿的演唱在全城都有了名。他的才能不仅只表现在某一方面,而且在各个方面都表现了出来。唱歌、吹喇叭、打鼓、弹琴,演奏冬不拉和七弦琴,样样都精通。一些老师傅对他的惊人的才华都大为惊异,使人感到好像他只不过复习原来早已熟练了的技艺。有的人学弹七弦琴,一学就是十年,也弹不好。而纳吐阿学了一个月就懂得了弹奏的奥妙。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明珠由于没有遇到行家而永远被埋没在污泥里啊!

正巧在那些日子里,瓜廖尔召开了一个音乐大会,全国各地的音乐大师都应邀出席。库勒师傅也接到了邀请,纳吐阿就是他的弟子,库勒师傅把纳吐阿也带到瓜廖尔去了。瓜廖尔的音乐大会热热闹闹地举行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纳吐拉姆①赢得了好名声,他得到了金质奖牌。瓜廖尔音乐学校的校长要求库勒师傅让纳吐拉姆进音乐学校深造,同时也让他除音乐外还受其他方面知识的教育,库勒只好答应,纳吐拉姆也同意了。

①纳吐阿是小名,纳吐拉姆是一个正规名字,也显得有点身份。

纳吐拉姆在音乐学校里学习了五年,获得了学校最高的学位。另外,在语言学、数学和自然科学方面他的才能也充分地表露了出来。现在,他成了社会上的名流,谁也不问他是什么种姓。他的生活方式、装束打扮不再是一个演唱者身份,而是一个受了教育的文人的气派。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他的举止模仿高等种姓的样子,他不再吃肉,也不再喝酒,他按时地作祷告,任何一个高贵的婆罗门也没有像他那样讲究。他的名字早就被叫作纳吐拉姆,现在更是被美化了,他以纳拉大师闻名了。通常人们只称他为大师。他开始从当地的地方当局那里得到薪俸。很少有一个天才人物能够在18岁的年纪就这样出名的。但是求名是一种永不能满足的欲望,就像投山仙人把整个大海的海水喝下去也不能止渴一样①。大师先生出发游历欧洲,他还希望精通西方音乐,他进入了德国最大的音乐学院。经过五年不懈的辛勤努力,取得了西方音乐大师的称号。接着游历了意大利,然后回到了瓜廖尔。一周以后,马登演出公司以每月三千卢比的高薪委派他为该公司所有分支机构的监督。在去欧洲以前,他已经积蓄了几千卢比。在欧洲的时候,他受到戏院和歌舞剧院的盛情接待,有时一天演奏和演唱的收入超过印度最大的音乐家若干年的所得。由于他特别留恋勒克瑙,他决定定居在这个城市里。

①印度神话:投山仙人为了帮助天神消灭藏在海底的妖魔,曾喝干过大海的海水。[NextPage]

大师先生一到勒克瑙,他的心情无比激动。他曾在这里度过他的童年,那时,他是一个孤儿。他曾在这城市里的小巷子里抢孩子们的风筝,他曾在大街上伸手讨钱。啊!他也曾在这里挨过鞭打,而伤痕至今还留在身上,但是现在他爱这伤痕超过了任何吉利的指纹或掌纹。实际上,他挨的鞭打,对他来说等于湿婆大神的恩典①。现在在他的心里,对拉伊先生没有丝毫愤懑或报复的情绪,他忘记了他坏的一面,而记住了他好的一面。他想到勒德娜时,感到她是一位仁慈和爱的女神。灾难加深旧的创伤,而富裕可以使旧的创伤愈合。他在勒克瑙一下车,心头就突突直跳。原来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现在是一个2 岁的青年,而且是受过教育的文明的君子。如果他的母亲活着,看到他后也不敢说这就是她原来的纳吐阿。但是比起他的巨大变化来,更使人目瞪口呆的是城市翻天覆地的巨变。在他看来,这不是勒克瑙,而是另外某一个城市。

①印度神话中的三大神之一,司毁灭的大神,他经常满足向他祈求的人的愿望。

他从车站一走出来就看到,城里好多大大小小的人物正站在那里欢迎他。其中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样子很像勒德娜。人们和他握手,勒德娜给他的颈上戴上了花环。这个花环是他在国外为印度挣得了荣誉的奖赏。大师的脚颤抖起来了,好像再也站不稳了。这个给他戴花环的姑娘正是勒德娜,原来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害羞、温柔而又有点自傲的姑娘。他没有敢正眼看一看勒德娜。

和大家握过手之手,他被带到一座早就为他收拾好了的庭院里。看到这座庭院,他吃了一惊。这就是他曾和勒德娜一起玩过的地方,还是原来的家具、器皿,还是原来的图画,原来的桌椅,原来的玻璃用具,甚至地毯也是原来的。大师先生一进门,内心就浮现出一种像虔诚的印度教徒进了某一座神庙时一样的感情。他走进原来勒德娜的卧室,他心中一阵发酸,两眼开始流泪。啊,这就是原来那张床,还是原来的被单,地上还是原来的地毯!他心神不安地问道:“这是谁的住宅?”

公司的经理跟着他,答道:“有一位名叫拉伊?坡拉那特的先生,这住宅原来是他的。”

大师:“拉伊先生现在到哪里去了?”

经理:“他到底去了哪儿,这就只有天知道了。由于一场债务的纠纷,这所住宅公开拍卖,我看到这和我们的剧院相邻,就和公司董事们通信联系,商定后以公司的名义买下了它,包括家具用品一共花了四万卢比。”

大师:“这等于白捡了,你一点儿也不知道拉伊先生的下落?”

经理:“听说好像到哪儿去朝圣去了,天知道他回不回来。”

大师先生作了晚祷告之后,他向一个人问道:“请问,你知道库勒师傅的消息吧!我早知道他的大名呢!”

那个人用难过的心情答道:“老爷,可别提他的下场了!他在夜里喝过酒后往家里走,在大街上昏倒了,对面正有一辆货车开来,司机没有发现他,货车从他的身上压了过去,第二天早上发现了他的尸体。老爷,他演奏的技术真是没人可与相比,由于他的去世,现在勒克瑙冷落了,再也没有可以引以为骄傲的人了。他曾经传艺给一个名叫纳吐阿的孩子,我们曾希望这个孩子会光耀师傅的门庭,但是自从那个孩子到了瓜廖尔之后,就再也不知道他的下落了。”

大师先生心情有点紧张,眼看着事情的真相要露出来。他屏息着呼吸,好像头上有谁拿着刀子似的。幸好,事情平安过去了,正好像遭到碰撞的器皿仍然完好无恙一样。[NextPage]

大师先生住在那所住宅里,却好像一个新婚的新娘子住在婆家一样。过去留在他心上的影响还未消除,他的内心不能接受这座房子已经属于他这种现实。他大声说笑,有时会突然感到被吓一跳,朋友们来后大声喧哗,也会引起一种莫名其妙的疑心。如果他睡在那间原来的书房里,他就一通宵睡不着觉,因为他心里老是想着这是勒德娜原来学习的地方。即使旧的家具已经不大好了,他也不能更换新的。而勒德娜原来的卧室,他再也没有打开过,仍然还是那样关闭着,因为他一走近那间卧室,他的两腿就打颤,当然就更没有考虑在那张床上睡觉了。

他曾几次在勒克瑙大学登台出色地表演他在音乐方面的绝技。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到任何王公贵族家里去演唱过,尽管王公贵族能够给他几十万卢比。人们听到他那非凡的演唱后享受到一种非凡的乐趣。

有一天早晨,大师先生作完早祷告刚起身,拉伊?坡拉那特来见他了。勒德娜也跟着来了。这一下使大师先生感到异常紧张。在欧洲再大的剧院里,他的心也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他倒在地上给拉伊先生行礼致敬,使得拉伊先生都因他的谦恭而诧异起来。人们向他行礼致敬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受到人家的耻笑和奚落。勒德娜这时也感到羞惭。拉伊先生用痛心的目光四下打量了一番后说:“你对这个地方感到满意吗?”

大师:“是,先生,我再也不能想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坡拉那特:“这原是我的房子,是我建了它,也是我扔了它。”

勒德娜不好意思地说:“爸爸,谈这些有什么好处?”

坡拉那特:“孩子,没有好处,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和体面的君子谈谈自己的苦楚,心情也可以得到平静。先生,这是我的房子,或者正确地说,这房子曾经是属于我的。过去,我每年从我的田产中收入五万卢比,但是由于和几个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使我对搞投机生意感兴趣了。开头几回很得心应手,于是胆子就更大了,每次都投入几十万卢比,但是后来一下子全落了空,一次就把全部老本亏空了,我失去了所有的财产。请想一想,250万卢比的交易哩!如果是成功了,那今天这座房子又该是另一番景象,而我呢,也不像现在一回想过去的日子就悔恨了。我的勒德娜非常喜欢听你唱歌,总是谈到你。我让她念到大学毕业……”

勒德娜的脸羞得通红。她说:“爸爸,大师先生都很了解,没有必要向他作介绍。大师先生,请你原谅,我父亲因为那次亏空,心情变得有些不正常了。他今天来是想向你提出一个请求,如果你不反对的话,他希望能够经常来看看这栋房子,看看房子会使他心里得到一点安慰。他感到满意的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他的一位朋友。就是为了这一点才来打扰你的。”

大师先生用很谦逊的口气说:“这还有什么必要问我呢?这就是你的家,什么时候高兴来,就可以来。而且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还可以就住在这栋房子里,我可以为自己另外找一个地方。”

拉伊先生表示谢意后走了。后来每隔一两天,他总是带着勒德娜来一次,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慢慢他几乎每天都要来了。

有一天,他把大师先生带到僻静的地方后问他:“请原谅,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的家小接来?独自一人大约有很多不便吧?”

大师:“我现在还没有结婚,也不打算结婚。”

他这么说时低下了头,两眼望着地上。

坡拉那特:“为什么?你为什么对结婚有反感呢?”[NextPage]

大师:“我也讲不出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不想结婚。”

坡拉那特:“你是婆罗门吧?”

大师的脸色变了,犹豫了一会儿后说:“游历了欧洲之后我再也不管什么种姓差别了。不管我出生是什么种姓,从职业来说还是首陀罗。”

坡拉那特:“你的谦虚是了不起的,世界上也确实有些像你这样的君子。我是从行动来判断一个人的种姓的,像谦虚、温良、恭顺、正派、虔信宗教、爱好学术,这都是婆罗门的美德,所以我认为你就是婆罗门。谁要是没有这种美德,他就不是婆罗门,绝对不可能是婆罗门。勒德娜对你很有感情,直到今天,她没有看中任何男子,但是你却征服了她的心。请你原谅我的鲁莽。你的父母……”

大师:“你就是我的父母。谁生了我,这点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当我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去世了。”

拉伊先生:“啊!要是他们今天还活着,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感到非常骄傲的。这样有出息的儿子又哪儿有啊!”

这时勒德娜手里拿着一张纸来了,她对拉伊先生说:“爸爸,大师先生还作诗呢!这是我从他的桌上拿来的,除了萨洛季妮?奈都①以外,我在哪儿也没有看见过这样好的诗。”

①萨洛季妮?奈都(1879 1949)印度著名女诗人,用英语写作,善于写抒情诗。

大师暗暗地看了看勒德娜,不好意思地说:“我是随随便便写下来的,我怎么会作诗呢?”

两人都因爱情而倾倒了,勒德娜迷恋着大师的美德,而大师却被她的倾心所征服。如果勒德娜不出现在他生活的旅程中,那他也许根本不认识她。但是有谁又能不受伸开的爱的手臂的吸引呢?哪儿还有不被爱情战胜的一颗心呢?

大师先生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他心里想:一旦我的真情在勒德娜面前暴露了,那我就会永远为她所不齿。不管她是多么开明,不管她认为种姓的束缚多么使人苦恼,但是,她是不能从对我油然而生的憎恶情绪中解脱出来的。不过,大师先生即使知道这一点,但他仍然没有勇气把自己的实际面目显露在她的面前。唉!如果只是局限于憎恶,那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可是她会伤心,会难过,她的心会裂成碎片。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她会干出什么事来。他感到:让她处于不知底细的情况下,发展这种爱情关系是最卑鄙的勾当。这是欺骗,这是在爱情关系中完全不能容许的欺诈行为。陷于困境中的大师怎么也决定不了该如何办。而拉伊先生的来往更密切了,他的每一句话都反映了他内心的打算。勒德娜的来往逐渐减少,更明显地表明了他的意图。这样过了三四个月。大师先生想到:这位拉伊先生当年仅仅因为我在勒德娜的床上躺了一下就把我揍了一顿,把我赶出家门,当他知道我原来就是那个孤儿,那个无依无靠的、不可接触的孩子时,他将多么难过,多么无光,多么难堪,多么懊丧而又感到多么耻辱啊!

有一天,拉伊先生说:“应该把结婚的日子确定下来了,以便在一个吉日良辰我好从对女儿的这种债务中摆脱出来。”大师先生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可仍然问道:“什么日子?”

拉伊先生说:“就是勒德娜结婚的日子。我不相信什么黄道吉日之类,但是结婚仍然要选一个吉利的日子。”

大师先生两眼望着地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拉伊先生说:“我的状况你是一清二楚的,除了一个女儿以外,我一无所有,一无所能。除开勒德娜,我还依靠谁呢?”

大师先生陷于沉思之中。

拉伊先生:“至于勒德娜,你自己是了解她的。在你面前,称赞她完全没有必要。不管她是好是坏,你都得接受她。”

大师先生的两眼流着眼泪。[NextPage]

拉伊先生:“我完全相信;为了她,老天爷把你送到这里来了。我向老天爷唯一的祈求是,希望你们两人过幸福的日子,没有比这更令我高兴的事了。从这种职责中解脱出来以后,我打算花一些时日去念《薄伽梵歌》①,你将间接地得到这种善事的善果。”

①《薄伽梵歌》是史诗《摩诃婆罗多》中《教诫篇》的部分内容,乃黑天对阿周那的说教,后被作为印度教的经典。

大师先生哽咽着说:“先生,你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但是,我是绝对不敢当的。”

拉伊先生拥抱着大师说:“孩子,你是具有一切美德的人,你是社会的名流。对我来说,得到像你这样的人作我的女婿,既伟大,又光荣。今天我就把吉日看好,明天我通知你。”

说完,拉伊先生站起身走了。大师先生想说什么,但是没有机会,或者说是没有说的勇气。他没有这种毅力,没有忍受憎恶的力量。

结婚已经一个月了,勒德娜的到来,使得丈夫的家大放异彩,也使得丈夫的心神圣纯洁。大海里开放了鲜艳的荷花。夜里,大师先生吃完饭躺下了,他躺在原来那张床上,当年因他曾躺过而导致他被赶走,而且导致了他命运的改变。

一个月以来,他一直在寻找向勒德娜公开这一秘密的机会。他那受传统观念所压抑的心不承认他的幸运是由于他的什么美德和才华,他想让自己的金钱在炉火中熔化后再观察其价值,但是没有碰到机会。每当勒德娜来到面前的时候,他就哑口无言了。有谁到春光明媚的花园里去哭泣呢?要哭泣得要有一个黑暗的角落啊!

这时勒德娜笑着走进了房间,灯光暗淡了下来。

大师先生笑了笑说:“现在把灯吹灭,好吗?”

勒德娜:“为什么?你现在见到我还害臊?”

大师:“对,实际上我真感到害臊。”

勒德娜:“是因为我把你赢到手了?”

大师:“不,是因为我欺骗了你。”

勒德娜:“你没有欺骗人的本领。”

大师:“你不知道,我大大地欺骗了你。”

勒德娜:“我都知道。”

大师:“你知道我是谁吗?”

勒德娜:“知道得很清楚,多少日子以来我就知道了。当年我们两人在这庭院里玩的时候,我打你,你哭,我把吃剩的糖果点心给你,你跑着来取,那时我就爱你,不过当时表现出来的是同情。”[NextPage]

大师惊异地说:“勒德娜,你知道这些,还是……”勒德娜:“对了,我明知道,还是这样作了。如果不知道,也许不这么作。”

大师:“这就是原来那张床!”

勒德娜:“而我一直等你。”

大师拥抱着她说:“你是仁慈的女神。”

勒德娜回答道:“我不过是你的仆人。”

大师:“拉伊先生也知道吗?”

勒德娜:“不,他不知道。可千万别告诉他,要不,他会自尽的。”

大师:“至今我还记得那根鞭子。”

勒德娜:“现在父亲要举行忏悔的话,身边也一无所有了。

难道你现在还不满足吗?”

1924.6

(:符素影)

沙眼
小孩脾虚吃什么食物好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