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极品百鬼图第四十章青龙猎妖团成立二

2020-08-06 13:52:52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极品百鬼图 第四十章 青龙猎妖团成立(二)

“助我降服火前坊?”丁灵修目瞪口呆,没想到两人纠结半天,教主竟然会提出这样的想法。

“是的,怎么样?很惊讶吧?”教主莞尔一笑,继续说道,“夏长老是本教八大长老之一,曾经可是八大长老之首,当初夏长老为了瑶池洞教不顾生命危险,与火前坊一番激战,结果身负重伤,我对此也深表惋惜。而今夏长老已经病入膏肓,教会理应当竭尽全力拯救夏长老的性命,丁少当家年富力强,深明大义,既然丁少当家愿为韶华宫主而战,本教自然当鼎力支持!”

教主的话语言辞恳切,感人肺腑,说得简直就像是她早就把丁灵修殴打自己教徒的事情完全抛之脑后一般,简直就像跟一位不计前嫌的宽宏长者。

“教主如此深明大义,晚辈佩服。”丁灵修拱了拱手,“但不知道教主这鼎力支持的意思究竟是……”

“呵呵,这火前坊妖力非同小可,是一只中级鬼魅。不是我小看你们,以丁少当家现在的实力,要想降服火前坊,可以说难于登天。因此,本教决定让教中两名长老协助丁少当家进行此次狩猎火前坊的行动之中,共同组成一个猎妖团,协助丁少当家完成此次行动,不知丁少当家意下如何?”

“哦?既然这样,那晚辈自然感激不尽,教主以教会前途发展为重,不计前嫌,深明大义,让晚辈五体投地,先前不敬,还希望教主原谅!”丁灵修敬畏慎重地回答。

教主见丁灵修这么快就上钩,正了正身子,眉目翻转间,凌厉的目光在眼皮翕动间悄然而至,不温不火地从口中缓缓飘出:

“丁少当家先不必道谢,非我不计前嫌,本教此次组建猎妖团降妖的行动,虽然是为了协助丁少当家,但也仅是出于为了拯救夏长老性命考虑的,至于丁少当家先前所进行的破坏,这丁少当家也口口声声答应要承担,那本教自然也会如君所愿,不能让丁少当家这样一直感到愧疚。”

丁灵修听完一怔,立刻收敛起谦恭的表情,心说这个教主果然诡计多端,表面上说是不计前嫌地帮助自己去降服火前坊,实际上果然还是另有打算。

丁灵修想了想,倾身问道:

“哦?原来是这样,愿闻其详!”

“是这样的,丁少当家之前的暴行让我韶华宫和毓离宫两宫教徒损失惨重,共计七十多名教徒全部身负重伤,而前来平息叛乱的璇玑宫主还被你给吸干灵气而死,就算我七十名教徒的伤本教可以不计前嫌,但这条人命应该怎么算?就算是放在社会之上,杀人偿命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吧。就算是杀人犯被警察抓住,也必须要接受审判,认罪伏法吧?”教主的言语抑扬顿挫,故意把人命等词语说得很重,丁灵修也皱紧了眉头,因为这也是他无可辩驳的事实,就算他算是正当防卫,恐怕在法庭上上来判罚也实在要算上防卫过当了。

教主见丁灵修没有反驳,颦眉望向丁灵修,严厉而决绝地说:

“丁家,猎妖世家中的名门望族,你们家族的长辈与本教相交甚厚。丁少当家你听好,这次本教饶你一命,仅仅是看在你流淌着的血脉份上,仅仅是看在丁麟前辈的面子上。但死罪可免,这份活罪,对于你犯下的罪行,你还是必须偿还!此次行动,如果成功降服火前坊,那丁少也算是为本教立下了汗马功劳,将功补过,本教可以当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但如果这次行动失败,那么就抱歉,无论是丁家,郭家,还是任何家族的任何人想要出面调和,本教都不会妥协,更不会轻易饶恕你!”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犯下的错,理应承担,这与家族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我不知教主所说的惩罚是指……”

“当然是……血债血偿!”教主拖长了音,却把后四个字说得很重。

夏仙瑶和孔圣春同时骇然,因为教主这个提议哪里只是这个赌约实在是太重了,但丁灵修已经人命在身,这样的约定,他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丁灵修面色不改,心里却已经隐隐有些寒意悄然升起,不由暗忖:

血债血偿……血债血偿……这他娘的不就是想找个理由让自己死的名正言顺一些么?

表面上教主已经给了丁家面子,暂时绕我不死,给我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而实际上却让我去做一个极度危险的任务,并还给我动力怂恿我一往无前。表面上说是两名长老协助我,其实的目的很明显是害怕我逃走而监视我,至于出手相救之类的就根本不可能,反而倒是说不定会在暗中捅我刀子,甚至简直就是两颗炸弹,保证我必死的炸弹。

“好,我接受教主的提议。”丁灵修点了点头,朗声回答。

“呵呵呵呵……虎父无犬子,丁家少当家果然敢作敢为,有担当。我很佩服,也很羡慕你这样毫无顾忌的年华。但毕竟这种事关人命的事情不能随口说说就算了,咱们空口无凭,本教建议我们不如现在立下字据,将今天的商议结果白纸黑字地记录下来。以免到时候丁少当家反悔,不知你意下如何?”教主那样淡漠疏离的语气里,却有难以抗拒的气势直压下来,让人无从抗拒。

“没问题。”丁灵修倒也没有多想,或者由不得多想,坦然接受。

丁灵修此时虽然表面上表现得有些不太情愿,但心里已经很高兴了,堂堂瑶池洞教教主已经做出了这样的让步,实在已经很出乎预料了。只不过丁灵修并不知道,教主的如意算盘从来没有打在为璇玑宫主报仇之上,对于她而言,璇玑宫主的死去,只不过就是使教中多了一具尸体而已。

而一个死人?为什么值得自己去作出没有必要的付出呢?

教主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来让丁灵修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只是让他处于一个他必须死的境地,才能逼迫他在生死面前与丁家用百鬼图来作出交换。于是,教主就想到了这个办法,让丁灵修去降服火前坊,并与他约定,如果这次行动失败,丁灵修就以命偿命。如果丁灵修成功,那就既往不咎。

当然,教主必须要让他失败,只有丁灵修失败了,教主才可以有条件再次威胁丁灵修乃至丁家,如果想要丁灵修活命就必须拿百鬼图作为交换。如果丁灵修自己愿意伏诛,那就更好了,那他死后百鬼图自然也由瑶池洞教所有。

而这约定的关键,自然就是丁灵修必须失败,为了确保这个理由,教主就假意帮助丁灵修,以为他组建猎妖团协助他降服火前坊为名,安排两名值得信任的长老协助丁灵修,实际上却是为了确保丁灵修行动失败。

丁灵修和教主二人都有各自的打算,但结果却达成一致。最后,由宇文登龙拟定好协议,丁灵修和教主分别画押,各留一份。

结束之后,教主扔开了笔,神色不改地冷声道:

“好,既然协议已经签完,那丁少当家也该放心了,这下本教肯定不会言而无信,待到丁少当家降服火前坊后,本教定然必有重谢。那就祝丁少当家旗开得胜,凯旋而归,今晚本教为丁少当家设宴践行,请丁少当家和孔神医不要推辞。”

让我放心?恐怕是让你放心才对吧。丁灵修暗自腹诽,但还是拱了拱手,微笑着回答:

“谢教主美意。”

当夜,教主在璃绯宫中设下宴席,瑶池洞教方面前来赴宴的除了教主、宇文登龙,天上红还有另外一名长老周兆云,她和天上红两人同样是教主安排加入猎妖团的两位长老。

宴席开始,宫中侍女将精美的羹菜酒水,珍馐美馔一盘盘的捧上了来,相比夏仙瑶和孔圣春的拘谨,丁灵修可不管这些,在这些食物之中兴高采烈地挥舞着筷子,一边吃还一边滔滔不绝地称赞,并讲述着这些徽菜的做法和特点,面对桌上的诸多美味佳肴,丁灵修可是大快朵颐,那副腮帮子竟始终鼓得高高滴,筷子有如飞一般的在面前菜肴上疾掠过,所过之处,盘中菜肴即时就会少了一大块,当真好似是蝗虫过境,满目狼藉。

夏仙瑶则脸色十分不好,因为连她也看出了教主的意图,这天上红和周兆云都是教主最信赖的心腹,这次猎妖团安排她们两个加入,显然就是想以这个两人来掌控局势,换言之,教主根本就是为了让这两个人阻止丁灵修成功降服火前坊,从而名正言顺地宰了丁灵修。

可种情况对于夏仙瑶来说简直就是双重的灾难。如此一来,别说自己的母亲救不成了,连丁灵修的命也要搭在里面。想到这,夏仙瑶想提醒丁灵修这一点,但碍于教主,这话也是无法在席间明说的。

夏仙瑶坐了半天也没吃几口菜,耳朵里全是丁灵修滔滔不绝讲述的美食品鉴,每一口菜肴,也不知道是什么味,如鲠在喉般难受。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只好向教主撤一个谎:

“启禀教主,属下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偶感不适,我想回宫运功疗伤,不能继续陪宴,希望教主通融。”

教主点了点头说:

“快去吧,明天就要启程了,好好休息一下也好。”

夏仙瑶本以为丁灵修会陪同自己离开,但没想到这个家伙全然不理,仍然自顾自吃着,见自己一直瞪着他,才恍然大悟般沉吟道:

“对啊,仙瑶妹妹还有伤在身,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夏仙瑶气得横眉怒目,娇嗔道:

“灵修哥,你不是也有伤么?要不你也跟我回去吧,我用功法帮助你回复灵气!”

丁灵修吃的正美,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好不容易咽下了嘴里的那口鱼肉,艰难地回答:

“不了,不了,我身体好得很,一根烟,一顿饭,基本就能痊愈,仙瑶妹妹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夏仙瑶气得只要牙根,但万般无奈下只能愤愤然白了他一眼,扭头而去。

夏仙瑶刚走,周兆云笑吟吟地端来一把锡的酒壶,把黄色的酒倒在自己的白磁小杯里,又倒了一些在丁灵修的杯中,她俏丽的容颜微酡着,端起酒杯对丁灵修说:

“今日猎妖团既然已经结成,咱们当同舟共济一起完成任务,在此,我敬团长一杯,祝咱们马到功成,旗开得胜!将火前坊一举降服!”

丁灵修举杯相迎,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正襟危坐道:

“哈哈,托君吉言,定能旗开得胜,降服火前坊这个恶鬼。”丁灵修抠了抠压,慢悠悠继续说道,“晚辈也是初出茅庐,不足之处还望周长老和天长老多多指教。”

说着丁灵修扭头望向孔圣春和天上红。

“既然是周长老敬酒,我看不如咱们猎妖团的全体成员一起喝了这杯酒吧,愿咱们五人能够齐心协力,一起击败妖魔!”

丁灵修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很假,明明各怀鬼胎,却要说齐心协力,事件最可笑的事也不过如此。其实这也就是丁灵修为什么毫无拘束地吃好自己晚宴的原因,相比这些无聊的场面话,填报自己的肚子,养足精力,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天上红和孔圣春同饮了这杯,孔圣春并不喝酒,就以茶代酒,也是一饮而尽。

四人喝完这杯酒,教主擎着手中的琉璃高脚杯,轻抿了一下杯沿道:

“咱们的这支猎妖团可以说是精英荟萃,高手云集,有本教第一符师天上红长老和本教的第一炼妖师周长老,韶华宫主夏仙瑶,孔家传人孔圣春,更有丁家猎妖师的正统传人丁灵修担任团长,不知道这样一支精英队伍,猎妖团的名字取什么合适呢?”

教主的表情似笑非笑,嘴唇被杯中的红酒涂得鲜红,看起来诡魅异常,言语之中却有着不可捉摸的意味。

丁灵修思考了一会儿,幽幽道:

“我看不如就叫青龙猎妖团吧!”

“哦?名字倒还可以,不知有何寓意啊?”

“哈哈,有何寓意?这个猎妖团因教主心意而组建,自然也因应教主心意而命名,不是么?”

教主听完这话,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喜怒无形于色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她万万没有想到,丁灵修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因教主心意而命名……因教主心意而命名?难道说这个少年竟然已经猜到了自己的阴谋,就算是已经猜到了自己本来就想陷害他,借火前坊来干掉他,那为什么连自己想要得到青龙百鬼图都知道呢?

此言一出,连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宇文登龙也是一惊,两人对望了一眼,此时她们的心里几乎同时涌现出了一个念头:

这个少年,无论是否成功猎获火前坊,必须死!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烟台男科医院咋样
南通白癜风专科医院
治疗宝宝肠绞痛的脐贴哪个牌子好
亮甲什么牌子有效果
鼻部整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