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大世尊第194章大典之前战金丹搭配

2020-05-21 12:20:26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大世尊 第194章大典之前战金丹

“石前辈此言,在下恐怕不能苟同。”

青衣男子是心烦之下的一句训言,不过林青却没有将其承下之意,他可不想落个挑拨两大势力的名声。

目光自面前的一截黑色蛛丝上移开,林青看了青衣男子一眼后,半是恭敬,半是平淡地说道:“先莫说在下有挑拨之意,便是真在挑拨,前辈以为,那青云子前辈和房季前辈,可是在下能够挑动的?”

“嗯?”眉头一挑,青衣男子的面色渐渐地冷下了。

但林青却依旧未曾停住地说道:“在下以为,他们两方的争执,不过是一直以来的矛盾,顺其自然地爆发罢了。论有没有在下,既然他们遇上了,都必然会发生。甚至在来此之前,他们自己也早已有数,否则的话,青云子前辈的身边,便不会仅有冲灵道侣两人,那房季前辈也不会如此凑巧地,正好与乐娃姑娘走到了一起。”

不得不说,林青的话语确实是有些道理,一席话下来,论是在大殿之内摆着交易摊位,还是对外边之事有兴趣,大多数的人都暗暗地点了下头,玉皇宫与大罗刹宗,还有极宫之间的矛盾,这确实不需要旁人短短9个月获利近10万元。9月13日来挑拨什么。

但林青的话音刚落,青衣男子却冷笑起来了:“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怪不得三言二语间,就能将他们拨动,也罢,既然你听不得本座之劝,日后再发生什么事,当也不能在金融机构出现问题时怪本座未曾教你了。”

说着,其人便双目一敛,似是重开始了打坐。

但此时,林青的目光却微微地眯起来了,率性而为的金丹修士,他并非没有见过,甚至所见过的中,大多还都是如此,不过当面如斯训人,还是素不相识之人的,他倒还当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世间之大,什么样的人都会有,也不恼怒,拱了下手,林青淡淡地说道:“如何处世,如何为人,林某已有家师教导,石前辈的指教,在下恐怕只能敬谢了。”

说着,他的目光也一转而开,并再次淡淡定定地看向了周围宝物。

“师弟所言甚是。”这时,未曾等青衣男子再有什么话语,一侧,莫胜男忽地轻蔑一笑,说道,“玉皇宫和大罗刹宗的弟子有人教导,我洞虚派同样也有,还不劳外人来指点。”

她说话却是比林青直接多了。

玉皇宫和大罗刹宗的人争执,青衣男子没有说什么,但事后却将林青往火架子上摆……也难怪她要面现轻蔑之色。

“小辈礼!你是洞虚派何人门下,居然也敢如此和本座说话!”骤地,青衣男子目光一瞪,一道形的寒气顿就射向了莫胜男的眼睛。

“礼还是有礼,不是尊驾说了算,至于家师……”眼睛一缩,寒气立被强横至极的神念直接驱散,莫胜男嘴角再次浮出一缕蔑色,“在下行事,从来不用家师之名。”

“好!”怒极反笑了,青衣男子目光在林青和莫胜男身上一扫,忽又双眼再次一合,“今日本座要镇守乾蓝殿,便暂不与你们二人计较,错过今日,本座自会代你等之师,好好教导一下你们。”

林青有些琢磨不透了。

他素来没有平白与人交恶之心,但若真要交恶,那就绝不会稍有留手。

所以,早先虽是在与青衣男子争执,但所言之语却只会让其恼怒,但还不至于翻脸。

却不料莫胜男突兀地插进来后,三言两语间,就已是让两边直接对峙。

林青有些琢磨不透,莫胜男是有意如此,还是当真只是看不过……

不过,论是哪一个,她都是在替他出头,再加上结局已定……林青哑然般地失笑了一声,说道:“石前辈既然有心,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师兄妹二人此时便可去外边,恭候前辈的教导,想来以前辈的修为,要教导我们二人,当也就是翻手之春天是皮肤过敏的高发期间的事情,误不了你的值守之事。”

前边是玉皇宫和大罗刹宗在争执,这边又来了冰魄宫和洞虚派闹起,而且还是两个神魂期的真传弟子,与中品金丹的修士在争执……一时间,乾蓝殿中的修士,俱都面上生出了怪异之色,这果真是每到金丹大典,就必然要发生一些奇事。

本是摆着摊位,在等候我觉得侵权还是很厉害的。最大的原因需要之人来交换,见到如此之事后,一些人一挥衣袖,索性地收起了摊子,显然,他们并不认为青衣男子会退避……堂堂中品金丹,哪怕成就未久,但也绝对不容区区神魂期的修士如此放肆。

应着这些人的举动,缓缓地,青衣男子的目光再次睁开了,他也未曾料到,居然会三番四次地,被人如此挑衅,虽说,这挑衅之前……

“百里师侄,你代我在此守卫乾蓝殿,我去去就来。”目光在林青二人身上深深一凝,青衣男子忽地一扬手,便有一道蓝光自他袖中飞出,并直接落到了一侧的百里幽手中,却是一枚玉符。

“石师叔,这……”百里幽目光一动,但话语只说了半句,便又停住了,因为在他说话间,青衣男子已是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冷冰冰的面上生出了一点苦笑,不过目光一动,他袖中又声地飘出了一枚冰符,并不着痕迹地一捏。

“林师弟,我们也该走了。”玉面之上英气依旧,莫胜男微微一笑地点了下头,便回身走了出去,看其模样,似是根本没有半点的担忧。

“师姐这是有意的吧?”林青随即跟上,同时嘴唇一动,声音又直接传到了莫胜男的耳中。

“此人如此张狂,岂能不数落几声,而且,师弟不觉得,在金丹大典之前,先与一个金丹修士切磋一下,也是一件美事吗?”莫胜男面色不动,神念却微微一波。

果然如此!林青摇头一笑,也不说什么了,而且,能与金丹修士切磋一下,这倒也确实是件美事。

一时间,论是他,还是莫胜男,居然都将这一“教导”,看作是一场切磋了!

而两人后方,哗的一下,又有数十个修士跟风而出……对冲灵道侣和日月二人的争斗没有兴趣,但对神魂期修士与金丹修士的争斗,他们却兴致勃勃。

“洞虚派这次的晋双秀倒确实是名不虚传。莫仙子是元阳前辈的关门弟子,一身神通早已名扬天下,便是我等十大宗门的真传弟子,怕都没有人敢说稳胜于她。这林青以前虽然有事迹外传,但今日一见,他的修为当也已达到了巅峰层次,只是不知神通如何,若是神通能与修为一致,此人与莫仙子倒确实可以齐名了。”

“需多想,林道友这些年既然一直未曾有事迹传出,可见是一直在隐修,他虽元阳前辈那般的师尊,但能被列入洞虚双秀,岂会人教导。若我所料没错,这些年他当正是在修炼神通,否则的话,面对石前辈,他又岂会毫不变色。”

“道兄所言不差,可惜他们两人面对的是石前辈。石前辈所在的石家,是我小北极赫赫有名的家族,数千年来,金丹期的修士从来未曾中断过,故而,石前辈不只掌握了冰魄宫的神通,还拥有着石家秘传的各种**,虽然初晋金丹才只二十年不到,但他的一身神通,却当不下于大多数的中品金丹修士。莫仙子和林道友遇上他……这落败恐怕还真只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多看少说,他们二人敢与石道友交手,岂会没有一些能力。”

“端木兄此言有理,不过我看莫丫头多半也是心中有底,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元阳前辈的弟子,再加上远来是客,是为白道友道贺而来,石道友便是恼怒,当也不会下辣手。”

“未必,未必,我曾听说此女的神通天赋千年少有,早在凡人之时,神念就已达到了点亮神魄的层次,此时踏入神魂期,其修为之强可想而知,再加上元阳前辈的悉心传授,恐怕还真有超出我等想象的大神通……”

“莫说了,石道友已经停住,是到交手的时候了,我们先看再说。”

众人的谈笑声中,飞在前方的青衣男子已然停在了一座冰峰之上,后方,并肩而飞的林青和莫胜男随也落了过去,并与青衣男子保持着百丈的距离。

“小辈,你等速速出手吧,等料理完你们,本座还要继续值守乾蓝殿。”出得乾蓝殿时,本只有数十人跟随着,但到了此时,后方却已有百多人在观战,见此,青衣修士倒也不好以大欺小地直接出手,只是挥了挥手,似若完看不上眼地示意林青二人先行出手。

“林师弟,我先衡量衡量他,你替我压阵,视需要出手。”

不见傲,不见蔑,也不见喜怒,莫胜男面上的神色已经完收起,淡淡地一声之后,她双手十指便如蝴蝶飞舞一般地动了起来,但似是轻灵,每一下,又有铮铮铮铮的金属相击声响起,而每响起一道声音,天空中又会闪过一道赤色光华。

极的速度,三息的时间,数以千百计的赤光便瀑布一般地冲上了天空。

这时,口中念念有词,莫胜男忽又张口一吐,一道靑幽幽的火苗便飞了出来,正投入了赤光瀑布之中,并立即消逝踪。

霎时,像是多出了一种玄妙的气息,赤光正冲天而去,又凭空一折,轰得一下直落青衣修士而去。

人的前心背心痛是怎么回事
合肥牛皮癣医院咋样
南昌男科专科医院
西藏治疗白斑病费用
广元白癜风医院
葫芦岛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