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地网天罗第69章重拳先生

2020-07-01 18:46:24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地天罗 第69章 重拳先生

这个吃人的世界,威望比任何食物更能果腹!

——戈多格言

戈多荒原上,最讲究的,不是食物!

不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显然荒原上的怪异情况已经超出其想象。吃,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温饱”二字对任何国家的人民来説,都是首要事情,为何荒原上如此另类?戈多荒原上可没有什么粮食出产。

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当食物来源困难到一定程度时,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土著食不果腹后,他们已经能够从任何塞进肚子里的东西摄取生存的能量:一只饱吃草籽的灰鼠既提供肉食,也提供粗粮饭团;一段朽木下营巢的白蚁有着丰富的蛋白质;即使是异类的尸体,经过烈日的灼晒,嚼起来也是嘎嘣脆!也就是説,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都能够吃到东西的荒原土著,为何还讲究食物?活下去的关键不是吃,而是不被吃!

荒原土著便另类地讲究起“威望”来。

过着强盗式生活的荒原土著间,威望高的人,自然就获得好的食物,自然能够找到好的婆娘产下多多的崽子,才能守住一方土地很自然地耕种!自然成为一方之主,一呼百应!

威望的获得,自然靠的是拳头,过硬的拳头!

“重拳先生”自然就是这么一位存在!“重拳先生”的拳头有多硬,或许没有人知道,但光听卓号,自然就能想到,其拳头很重,而且还很聪明,不然也不会冠以“先生”的称呼了。

“重拳先生”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名地精与一名xiǎo戈隆的组合。

荒原上的人,并会觉得贪婪狡猾聒噪的地精与迟钝好吃暴躁的戈隆组合在一起有什么奇异。任何奇怪的事情在荒原上发生,这里都不会觉得惊奇,除了“春耕秋收”这条响应时节的自然规律。

“弗莱格”在通用语中是“旗帜”的意思,这是xiǎo个子的绿皮地精菲兹给xiǎo戈隆起的名字,因为他觉得xiǎo戈隆在奔跑时就像风中的旗帜,猎猎作响。人们并不管未长大的戈隆孩童叫xiǎo戈隆,因为戈隆们已经把这个称呼赐予族群当中的另类,那种长不大的戈隆!日隐xiǎo戈隆,戈隆当中的侏儒,仅仅只有三米高!

弗莱格就如同他称呼中的“日隐”一样,不喜欢阳光,最喜欢的是拉着降临的夜幕,肆意奔跑在荒野上,就像现在一样,在屁股后滚起一道长长的尘浪。

一张藤椅绑在弗莱格佝偻的背上,菲兹坐在上面,舞动这一张不知什么制成的弹弓,高傲得如同一位出征的将军,高呼着“欧克”。在他们身后,被“欧克”呼唤而来的强盗们,以三名食人魔为首,拉出一道长长的箭形队伍,裹着滚滚红尘,直奔肥羊而去。

“肥羊”们紧紧依靠在一棵猴面包树,树上一个胖子,树下三妹子,还有三个黑漆漆。

菲兹紧紧夹住藤椅,挥动手中的弹弓朝身后大吼一声“肉!!”,策动xiǎo戈隆带领着士气高涨的队伍冲向猎物。

胖子炸油,妹子揩油,黑漆漆油炸!菲兹已经想好今夜的料理。

两根箭矢呼啸而来,擦着xiǎo戈隆的身体,没入其身后的队伍当中,三名地精应箭而倒,瞬间没入奔跑的洪流当中——没有地精会为死去的同伴停下脚步。

又两根箭矢划过,带走了四条生命。

高高在上的菲兹看到敌人连续四箭都没有命中自己,“欧克”“欧克”地嘲笑着对手,把士气鼓舞得更为高盛,手中的弹弓挥出一块泥土命中当头的那个黑漆漆,顿时引起身后大片的“欧克”回应声。

一直没有吭声,埋头奔跑的弗莱格也吼了一声,极富穿透力的声音把面包树仅剩的几张叶子震落,就连树上的胖子都抖了抖。

“欧克!”

搏杀的命令发出,弗莱格着地的四肢在地上重重一跺,地面的震动把他高高地弹起,越过面包树的高度,直扑天空。一心炫技的弗莱格,再次发出得意的叫声,用来行走的又长又大的双臂握成一个攻城槌,划出一道大圆弧,挥动地上带起的惊尘,直砸树上装猴子的胖子!

那胖子却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张巨大的烙饼,举在头上,企图拦阻弗莱格的轰击。

菲兹单以生猪价格相比玉米价格得出的猪粮比价显然并不能准确代表投入和产出发出嗤笑,一张烙饼就能贿掳弗莱格吗?真是异想天开!那只在荒原子民梦中才会出现的烙饼,又怎么能够让迟钝的xiǎo戈隆动心呢?

轰然巨响,震得菲兹心肺俱裂,要不是早有经验,把自己绑在藤椅上,这会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等他缓过劲来,一颗心几乎被惊出嗓子眼!这到底是什么烙饼?!难道真的是从梦中出现的吗?居然挡住了弗莱格的“泰穆拉尔压dǐng”!

未等他骂出口,烙饼下盖着的胖子却先骂了起来,“欧比斯拉奇你个黑库伦!居然想着依树防守!树枝断下去压垮她们怎么办!”

菲兹隐约看到一道红光亮起,三个黑漆漆以吼声回应胖子的谩骂!

敌人内讧了!菲兹高兴极了。示意弗莱格放开手攻击,自己则紧握弹动,准备以“眼睛树蛇毒液”子弹给以对方致命一击。

三名食人魔也在大吼,菲兹觉得他们在嘲笑敌人的愚蠢。唉,真是愚蠢的食人魔,连嘲笑也只会用吼声表达,喊一句“欧克”很难吗?

xiǎo戈隆脚下传来树枝断折的声音,菲兹早以习惯这种情况。戈隆的脚是蹄型的,根本不适合上树。戈多荒原上的面包树全都是分开几个大丫叉没有树尾的特殊形态,弗莱格才会跳到树上攻击敌人。不过,这样粗大的枝桠还是难以承受xiǎo戈隆的冲击,菲兹立马从怀里掏出珍贵的“眼睛树蛇毒液”子弹,准备援助弗莱格。

可那个狡猾的胖子居然躲在大烙饼后面,让菲兹憋了一肚子气。正在他思考着要不要换弹药时,身下再次传来一股巨力,震得他弹弓都脱手飞出,xiǎo戈隆弗莱格居然不是掉落地上,而是莫名其妙地飞了出去。

弗莱格在一地砸伤的地精哀嚎声中站起,通过他愤怒的吼声,菲兹再次打量那个把弗莱格击飞的胖子。坚硬的大烙饼不知道被胖子收到哪去了,抱着一根大树丫,如同舞动着一根天然狼牙棒,击飞沿途的地精勇士,居然独自杀来!

菲兹目光打量着胖子,仿佛要把那一身肥肉看透。

此时,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场搏杀中。

菲兹不担心丧命的地精勇士,以“重拳先生”的威望,他随时可以召唤来更多的地精勇士作为追随者。

菲兹不担心弗莱格的战斗,成年戈隆也曾击飞弗莱格,但“重拳先生”的威望正是击败那样的对手才暴涨的。

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不在菲兹的心造成任何负担,现在他只想着从梦中出现的大烙饼,来自大话的烙饼。

自从“等待戈多”的大话出现后,戈多荒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浮现一段流行的“大话”,并在不久后,荒原上就会发生一件符合“大话”所描述的大事情:

地精复兴时期的大话“青蛙王子”,真正发生的是一位比蒙蛙人喜欢上了地精公主,并从自己的蛙蹼中获得灵感制造了从河中取水的水车,讨得地精土司的青睐,赢取公主的同时,开垦出荒原上第一片良田,带给地精安定,却也导致了他们的灭亡——妒忌的食人魔暴怒消灭了地精部落。

食人魔跃进时代的大话“狼和七只xiǎo羊”,对应的现实却十分可怕,七名不同部族的食人魔年轻人相约进入百越森林冒险,却引来了贪婪而强大的灰太狼与红太狼。一个部族接一个部族地被狼吃掉,剩下最后一个部族终于凭借戈隆的战力击退双太狼。幸好当年荒原上空前的生活着十三位戈隆,并且他们能够一致出力战双狼。

三百多年前的大话“红玫瑰与白玫瑰”,剃刀山领主的妻子因为难产找上了红土高坡的丑八怪医生接生,诞生的双胞胎女儿有着文雅的名字,红玫瑰与白玫瑰,但当时盛行的大话,却説邪恶的矮人会夺走玫瑰,并把她们的王子诅咒成熊。后来矮人真的来了,夺走双胞胎为威胁,要地精放弃剃刀山……

无论情节严重还是平淡,从第一个盛行的大话“等待戈多”后,共二百一十七篇大话,除了第一篇全都实现了,这让荒原土著在谈笑之余,不得不谨慎对待。

最近,第二百一十八篇大话“烙饼领主”已经盛传开来了,説的是有人能够凭借烙饼成为荒原共主!

这成为荒原上具有威望的人的共同追求,荒原已经暗流涌动!

现在,梦中的烙饼已经出现了!近在眼前!所以在菲兹吼了一句“烙饼”之后,在场的所有荒原强盗都狂暴了起来。以三名食人魔为首,疯狂地冲激三个黑漆漆,纷飞的血肉也不能让他们畏惧丝毫,退却分毫!

为了烙饼!

弗莱格迎了上去,跳跃着躲过了狼牙棒,胖子的诧异声让菲兹得意起来,对方明显是不了解xiǎo戈隆的跳跃能力。“日隐xiǎo戈隆”説的是他能够跳到太阳上去,消失在夺目的阳光中!

胖子懊恼得扔掉了狼牙棒,双方又变回了近身搏斗。

“好样的!”菲兹赞了一句搭档,双手在特制的座椅上捣鼓一番,命令道:“弗莱格,戈多风暴模式!”

戈多荒原每年入春,都会刮起一阵沙尘暴,在菲兹的辅助下,弗莱格现在就成了沙尘暴的中心,双臂随着每次出拳,都飞洒出大片沙尘,迷负责信息技术的管理人员说糊得胖子直叫嚷。

“泷江退潮模式”用完泥尘后,弗莱格拳头迸出的沙尘变为恶臭的泥浆,打得胖子只有躲闪,没攻击。

好机会!

菲兹掏出另外一把弹弓,准备已久的“眼睛树蛇毒液”夹在绿色的臭水中落到了胖子手臂上。胖子挥动的手臂一麻,险些跌倒,再也来不及躲过弗莱格的拳头,重拳把胖子击飞出去。

眼睛树蛇,面包树上的陷阱,它的毒液不同别的蛇毒那么快速扩散,而是非常凝聚,打到哪,那就一直麻痹,直到蛇毒在十分钟后挥发干净。

十分钟,已经够弗莱格的重拳在石头上榨出水来了!

挨了几拳胖揍的胖子,终于怒了,大烙饼再次出现,整身肥肉龟缩其后。

一声怒吼,让正要抢烙饼的“重拳先生”愣住了。

胖子吼的是“黄金龙鹰”!

ps:

喜欢这样设定一个角色,也喜欢这样写。一个角色的生活、追求、理想都跃然笔下

心梗的后期治疗
术后血栓怎么办
轻微脑梗塞严重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