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监管门槛趋严转型难P2P行业停业平台数量

2020-08-06 14:54:04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监管门槛趋严转型难 P2P行业停业平台数量攀升

贷天眼讯:监管门槛趋严转型难 P2P行业停业平台数量攀升。为寻求成本更低的融资渠道,多家消费金融机构开始采取ABS(资产证券化)获取资金来源。2016下半年,除了京东和阿里之外,一度火爆的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突然陷入沉寂。

沉寂被打破。10月24日,“东方汇智-中腾信工薪贷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简称“中腾信工薪贷ABS”)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即将挂牌深交所,发行规模近2.9亿元,管理人是东方汇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重新走上快车道。有媒体报道,由于校园贷等互联金融领域问题频发,监管层对于在交易所挂牌的消费金融ABS态度非常谨慎,“目前基本不批,什么时候放开也没有时间表。”

目前成功发行消费金融ABS的公司并不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在消费金融领域,除了阿里、京东这样的互联巨头,非持牌金融机构的ABS发行下半年已陷入停滞,中腾信工薪贷ABS堪称独苗,这与上半年消费金融ABS的火热发行形成鲜明对比。有业内资管人士表示,国内消费金融ABS资产相对优质,但从监管层到买方对小贷及消费金融资产的质量和特点了解有限,呈现“难获批”、“不敢买”、“定价难”的情况。

监管趋严 发行门槛骤然上升

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受到关注有其内在原因。一位传统消费金融公司人士透露,消费金融公司最需要的是低成本的资金,如果不是股东输血,那就只能从市场获得,无论是P2P、信托等等方式,资金价格都比较高,目前最高约10%左右。资产证券化产品优先级预期收益率只有其他渠道的一半左右,资金成本优势相当明显。

与此同时,对于互联消费金融这一新兴领域,券商资管的态度,从积极拥抱逐渐变得谨慎。

交易所的ABS发行,名义上是备案制,实际上仍然需要证监会和交易所的认可审批。下半年以来,消费金融领域问题频发,尤其是通过互联成长的一些新兴公司,成为监管层重点盯防的对象。

实际上,即使没有因互联金融乱象导致的监管升级,消费金融机构想要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融资,还会面临基础资产信任和产品定价这两大痛点。

基础资产难获信任

消费金融机构拿出来的资产还是会让监管层、买方机构皱眉头。在消费金融投资领域,虽然理论上资产的高收益可以覆盖风险,但由于入池资产质量优劣难辨,资产方提供的数据可靠性存疑,交易对手的资产管理能力和经营存续风险未知,以及风险出现后缺乏有效的应对措施,都使得传统机构对消费金融资产看不清。没有投过消费金融ABS的机构投资者的顾虑主要集中于:

首先,是风控逻辑。资本市场投资人往往无法准确判断消费金融公司针对其特定的客户人群设置的风控逻辑是否科学合理;其次,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成立的时间都不长,通过财务报表无法清晰判断其风险管理体系是否进行了多次迭代和合理升级,更多是关注消费金融公司的高管及风控团队人员的职业背景;再次,资本市场投资人由于对央行外征信体系认识不足,不能准确把握消费金融公司的征信数据来源是否足够丰富和有效,具体包括央行征信系统、消费金融公司自身生成和各种第三方数据渠道。最后是投资人较难实时监控消费金融公司持续经营的能力。

债市违约事件的接连出现,提高了市场主体对信用风险的敏感性,导致其风险偏好降低,在选择资产支持计划的基础资产时,也尤为谨慎。

成立时间不长的公司,缺乏长期数据支撑,资产质量很难看得清。上半年分期乐、宜人贷等发行的消费金融ABS规模仅为2亿左右,试水意味明显。

产品定价缺乏依据

消费金融这样的小贷资产ABS定价仍是个难题。目前我国资产证券化的产品相对简单,一般仅包括优先级和次级证券。现在发行的产品,优先级产品定价大多以同等评级和类似期限的国债或中期票据为基准并上浮一定基点的利差来定价,类似于“名义利差”的定价方式。这种方式的缺陷是定价不能完全反应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固有价值和特定风险,如利率期限结构、利率风险、信用风险和提前偿还风险等,同时投资者对不同产品的定价和观点趋于同质化。而对于次级产品,一般来说是由发起人自己留存,一般没有定价。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资产证券化的定价是影响资产证券化证券流通的一个重要问题。资产证券证券化市场的发展和完善迫切需要市场化的定价机制。欧美发达市场已经有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定价机制和数据体系,但是在我国由于资产证券化仍在发展阶段且我国的国情和市场条件不同,目前还没有一套完整的定价理论和方法。另一方面,我国监管机构对于投资者保护的立法,强制资产证券化发行方公开资产数据方面还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

国内消费金融业务开展时间相对比较短,相关的逾期率、迁移率、违约率等数据积累也相对较少,这影响到定价模型的有效性。目前这类ABS产品与资产信用、发行主体的信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发行过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机构中,第一梯队的代表是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基于优质的基础资产和风险把控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者对互联消费金融巨头的认可度不断提升,发行票面利率也逐步降低。中腾信ABS的优先级发行利率已经和第一梯队接近,可见其资产质量已经被机构资金认可。

有没有背景成发行潜规则

中腾信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中腾信”)即将在交易所发行的二期ABS如果顺利成行的话,其累计发行金额约8亿元,仅次于京东、蚂蚁金服两大金融科技巨头。

此前,中腾信去年曾发行了5.2亿元国内首单微贷信托收益权ABS。该专项计划为国内首次以微贷信托收益权作为基础资产,并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据报道,中腾信早在2015年11月就完成首单“微贷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挂牌,中腾信这一期,其实早在今年4月份就拿到了交易所无异议函。

发行文件显示,中腾信的股东背景成为其ABS成功发行的重要因素:2014年初中腾信由中信产业基金投资成立,其他股东还包括中航信托、华联股份等。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旗下的中航信托是国内最早开展小贷业务的信托公司之一,对消费信贷行业本身及发展趋势有着深刻理解。华联股份是北京华联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一,借助华联集团的资源,中腾信有望将消费信贷获客渠道与华联旗下百货商场、购物中心、综合超市等线下消费场景相结合,未来具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中腾信用于放款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信托和其他机构投资者。从合规上来说,比很多互联消费金融机构要安全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在下半年监管这么严的情况下,中腾信能够发出这一单ABS。

阿里和京东因为拥有互联寡头光环,在发行ABS产品时,有品牌加成作用。另外,即使基础资产出现问题,阿里京东也不会坐视不管,对ABS产品有无形的增信作用。

但普通的互联消费金融公司,其信贷资产的安全性、风控合规等等,券商很难完全放心。

一位券商资管人士称:“我们接触过一些互联金融类的项目,比如消费分期。在做资产支持计划的时候,首先要看他的股东背景,其次看他业务的信用逻辑,业务是不是可持续。尤其是风险收益的匹配度。”

场外发行或将火爆

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之路并没有堵死。

投行人士认为,现在的互联消费金融的资产证券化已经过了试水阶段。包括投行、券商的进入、交易结构的设计优化、评级机构的参与等,整体已形成雏形。即使未来难以发行场内ABS,也能通过金融资产交易所、私募等场外渠道融资。

5月份,分期乐就联合众安保险以私募的方式发行了场外资产证券化产品。此次合作是由分期乐推出债权资产包,众安保险通过保理公司受让这一资产包并提供增信后对接到资金方,完成私募资产证券化融资。

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是地方政府监管,相对来说发行门槛较低。最普遍模式是,消费金融公司发起证券化需求,金融资产交易所将这些非标准化的企业或个人债权打包并分割成标准化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销售;合作的担保公司、资管公司承诺溢价回购。

门槛低、有现成模式,对于不能发行场内ABS的消费金融公司来说,场外不失为一个好渠道

在哪发行如果不是问题,基础资产信用、产品定价两大痛点消费金融ABS仍然逃不掉。怎么更好地解决这两个问题,也许是破解消费金融发行窘境的钥匙。

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文中部分来源于互联媒体,不代表贷天眼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小天园游会,趣味园游大冒险,红包大奖拿不停

辽源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深圳白斑疯医院
大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