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将门媳第一百一十四章魂归来营养

2021-01-15 03:21:28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将门媳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魂归来

云瑶有些讶异地看他,凤萧住在王府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直接称呼王府的主人为混账?

对于慕凌枫的那个要求,云瑶想了想还是没说,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做别人的女人实在太尴尬,尤其他还是她逃了婚的夫君。

凤萧见她不想说,默了默,最后说道:“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就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云瑶点头,慕凌枫只要不强迫她,拖时间她还是能够,九月万寿节之前只要能拖住,等她报了林挽月的仇,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她打定了主意不说,凤萧也不好逼问,只好又随意问了些住的习惯不习惯什么的,见她一心扑在绣品上,凤萧看烛光太暗,问道:“蜡烛在哪里?”

将屋中摆满了蜡烛,映得屋里宛如白昼,凤萧满意地看着云瑶手底下的绢布,这才嘱咐道:“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云瑶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暗自琢磨,为啥觉得他刚刚那一瞥还挺俊美?

她摇摇头,又埋头在绣活中了。

而此时林挽月的院子里亦是灯火通明,院子里的人都噤若寒蝉缩在自己的屋子里,听着林挽月摔东西的声音。

嬷嬷出来嘱咐守门的婆子看好门,世子来了及时禀告,然后又忙忙赶回去了。

“小姐,您可不能再哭了,世子既然这样说了,那这事就基本上板上钉钉了,就算那贱丫头扭捏拿乔,早晚她都会成为世子的女人,您现在气坏了身子可是得不偿失啊!”

林挽月踢了踢脚下的碎瓷片,恼怒地骂道:“贱人,我倒是没想到她这么迫不及待!我本来还想着她要是安分,就在后院给她个容身之地,没想到她竟然着么迫不及待就把世子勾过去了,帮她找家人?哈!她可真是把这儿当家了?”

她看着地上跪着的小丫头,恼恨道:“把地上清理了!”竹墨被调走。她现在连个出气筒都没有,哪里还能找一个那样任打任骂的人来?

想起竹墨她就想起了竹墨的主子,竹墨之所以成为她的出气筒,就是因为温云瑶。每次想起她还服侍过温云瑶,林挽月就忍不住想让那张脸流泪,受伤,似乎打在竹墨身上就跟打在温云瑶身上一样。

她疲惫的揉了揉额头,发泄了一下午也累了。这会儿觉得一点胃口也没有,她想了想,招呼嬷嬷道:“我先睡会儿,要是世子来了,就说我不太舒服,让他……”

她顿了顿,嬷嬷抬头看着她要说什么,林挽月咬了咬牙,“让他来看看我”。

现在如果把慕凌枫推出去,他或许就真的去找那个贱人了。她才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嬷嬷低头推出去,林挽月倦极睡了。

黑黢黢的影子慢慢掀开珠帘进来,珠帘落下,敲出清脆的声响,林挽月支起身子就看见门外月色清亮,那个影子背光而来,看不清她的脸,只见她穿着一身华贵的衣裙,脚步轻而稳,朝她走过来。

“你是谁?”

黑影没有停顿。只是轻轻笑了一声,那声音通州此前能够提供的就业岗位极为有限。听来嘲讽,只一声就让她后背发寒,她坐直了厉声问道:“你是谁?音译)在21日凌晨3点搭乘了特殊设计的火箭!”

屋中黑漆漆一片。只有门口那一片月光被珠帘折射了,细细碎碎投在地上,林挽月往后靠过去,脚慌乱地在地上蹭来蹭去寻找鞋子,刚刚那两声已经很响亮,她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任何人进来。院子里也静悄悄的,似乎这满院只有她一人一般。

“别喊了,她们都死了”,黑影声音暗哑,林挽月一僵,心头骤然发寒,她没听出来五大发电集团累计弃风又占到弃风总量的90% 以上。来人是谁,只是惊慌失措地下意识一跃而起往旁边跑去。

出路却被堵住了。

黑影不紧不慢地将她所有出路堵死,一步一步靠近她。

林挽月终于崩溃了:“你是谁啊!说话!是谁叫你来吓唬我的!来人啊来人啊!!!”

然而黑影却站住了,静静站在她面前,黑影衣着华贵,头发却是乱糟糟的,黑暗中看起来更加诡异,像是脖子上只有一团乱糟糟的头发一样。

林挽月心脏剧烈地跳动,风从窗口吹进来,带来咸腥的气味,她泪流满面蜷缩在角落,拼命把自己往墙角挤,似乎这样才能让黑影放过她也会当作笑话的。。

“嗤”一声,似乎是什么燃烧起来的声音,她惊恐地抬头,眼前忽然有了光,只是黑暗中骤然有光亮让她眼睛刺得难受,她抬手掩面,指缝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披散着头发的温云瑶。

“你还记得我吗?”

“啊!!!!”林挽月尖声嘶叫,猛地拽住面前人的衣角就扑了上去,“掐死你!!!”

四周惊呼声乍起,嬷嬷惊慌失措地上前抓住她的手将她往下拽,一边喊道:“夫人您怎么了,快松手!这是世子啊!”

“世子?!”林挽月怔住,慢慢眼前清晰起来,就看见慕凌枫面色青黑站在她面前,还一手摸着脖子。

她顿时傻了,僵了好久才急忙解释道:“刚刚做了噩梦……世子,还好您来了,不然妾身都要被吓死了!”

慕凌枫面色难看,想要斥责却忍住了,最后甩下一句:“好好休息”,就拂袖而去。

林挽月怔怔坐在那里,却连生气也顾不上,挥退了其余人,她一把抓住嬷嬷的手哭道:“怎么办,她又找来了!”

嬷嬷也是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她说的“她”是谁,惶惶问道:“怎么会,不是做了法事了吗?师太说她已经离开王府了,怎么会又回来了?”

林挽月失魂落魄坐在那里喃喃:“又回来了,怎么会呢?我都已经做得那么完美了,哪里落下了呢?”

她扳着手指算:“狗血,青石,符纸,哪里落下了呢?”

老嬷嬷吓得魂飞魄散,惊惶地抓住她的手问道:“您让人施术镇压了?!”

林挽月点头,嬷嬷顿时急了:“胡闹呢啊!本来就含冤死的人,您还镇着她的魂不得投胎,可不要来祸害您呢吗?!”

林挽月也愣住了,“那该怎么办?”

“赶紧请大师来送魂儿啊!”嬷嬷一拍大腿,“您镇着她的魂儿,还找师太来安魂?您是不是傻?!”

“我……先去看看再说吧”,林挽月想到王府某处的那块大青石,心慌意乱地出了门。(未完待续。)

ps:晚安,作业写疯了……

池州白癜风医院
重庆荨麻疹治疗多少钱
成都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