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娇娘有毒第章山歌营养

2021-01-15 03:20:23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娇娘有毒 第051章 山歌

对面山上歌声戛然而止。

萧瑜回过神来,再看对岸似乎要惊掉下颌的众人正齐齐望向远山,像要寻出刚才唱山歌的男子是何人但是北京商业市场却因此启动了,不由脸上发烧,暗自哀叹,手上使力几下就将竹排撑到了对岸。

不待几人发问,萧瑜急忙解释:“我只是一时兴起,这完全是误会!”

凌轶嘴角可疑地动了几下,似在强忍笑意;肖0佩则面沉如水,多半正自气恼;肖玉成和郝俊则还一副呆愣的样子。

只有凌维翰浑然不觉,跳上竹排伸手就来拿萧瑜手上的竹篙。

幸好这几句山歌萧瑜是信口唱的,估计时下没人能听懂,想到这里,萧瑜心里轻松了不少,将竹篙递给凌维翰,弯腰捡起竹排上另一支长篙,对几人道:“各位请移步。”

IS截获美军空投致命武器 发推特称“感谢美国人”

而且在越地这样的事也不算少见,对几句山歌并没有什么。

“也不知那是谁。”肖佩无奈地看了一眼萧瑜,道:“竹排上人太多也不好。阿姐就在岸边等着,你和玉成好生看顾凌大将军和小公子。”

萧瑜还有些发窘:“好。”

凌轶到了竹排之上,肖玉成和郝俊才回过神来,也走上竹排。

这竹排制作并非十分精良,几个人都上去后,江水就从两根竹子的缝隙间漫上来,一下子把几人的脚都弄湿了。

“不会沉吧?”郝俊立刻紧张道。

肖玉成笑道:“不会,撑竹排就这样的,且站稳就行。”

待几人都站好了,萧瑜轻握长篙,往水里一点,竹排就离开岸边往江中驶去。

见凌维翰拿着竹篙亦迫不及待,萧瑜紧握长篙随时准备救场,笑道:“凌小公子,你试试。”

江水平缓,凌维翰深吸一口气,如方才所见萧瑜那般将竹篙往水里一撑,毕竟人小力薄又无经验,竹排立刻换了个方向朝岸边去,他忙又撑了几下,竹排登时在江面上打转。

萧瑜忙控制好竹排,边示范边对T台上的超模们都嫁给了谁 (图)服装人物凌维翰道:“你先看好方向,将竹篙伸到江底点到实地,再往后使力,就这样轻轻一撑,竹排就往前了。而且如今是朝下游去的,不用慌,慢慢来。”

凌维翰试了几次,有萧瑜在旁协助,竟也撑得似模似样。

顺水行舟,长篙轻点,竹排破开水波荡起涟漪,一圈荡一圈,两岸浓翠山光水色,江风吹来,令人神清气爽。

满足了凌维翰对竹排的好奇心,一行人将竹排泊好上了岸,和走过来的肖佩一起往回走。

路旁野菊花开得正盛,萧瑜摘了几根长长的花枝把玩,三两下编成了一个花冠,趁凌维翰不备戴到他头上。

“我不要,这是女娃儿的东西!”凌维翰立刻红着脸将花冠扯下扔回给萧瑜。

“那真可惜了。”萧瑜笑道。她眼睛一转,伸手将花冠置于肖佩头上,不让她拿下来:“阿姐这般娇艳的容色,把花儿都给比下去了。”

“阿瑜你越发淘气了。”肖佩如何肯依,忙把花冠拿下来,白玉般的小脸染上红霞,嗔道。

萧瑜嫣然一笑,对自己这幼稚的举动浑然不觉。

凌维翰却看了萧瑜几眼,道:“你这般好看,花冠怎么不戴?”

人说孩童的话多是发自于内心,萧瑜顿时心花怒放,没有哪个女子不在意自己的容貌,有美人爹娘,想来她确实不会太难看。

虽沾沾自喜,但萧瑜嘴上仍谦道:“我哪及得上阿姐貌美,而且也不好跟阿姐相争啊。”

肖佩忍不住掩嘴而笑。

旁边田里有几些半大孩童在玩泥巴,有人自旁边路过皆浑然不觉。

女孩子三五成群,捏出锅碗瓢盆各种家具,角色扮演,炒菜吃饭喂小娃娃,过家家玩得不亦乐乎。

男孩则玩摔泥盒,即用泥捏成无盖的盒子,倒过来大力扣在田边平整的石板上,一声脆响后,谁的泥盒底部破的洞大,谁就赢了。输的人把自己的泥盒仍揉成团,掰出一小块泥捏扁给赢的将泥盒补好。衣服脏了也浑不在意。正有个小子扔下去泥盒只瘫作一堆泥,众娃顿时笑成一片。

凌维翰远远看着,似乎有些羡慕,但转眼就继续朝前走去。

萧瑜看到前面里正家里的田还堆着稻草,想起前天刚下过雨,不禁道:“这禾杆沤在这也太浪费了。不过倒可以过去看看有没有稻草菇。”

稻草菇在岭南某些地方叫禾杆菌,一般长在受潮积压发热的成堆稻草里。不过萧瑜估计时下还没人吃。因极少有农人会将稻秆留在田里淋雨,而且即使真有人偶然发现了这种小蘑菇也不敢轻易弄来吃。

几人听萧瑜一说都来了兴趣。

过去掀开稻秆,下面潮湿的深褐色稻草堆里真有长了一簇簇一丛丛白色的小蘑菇,大的不过小指粗细,宛如星斗般散布在稻草之上。

“今晚可以尝鲜了,真是口福不浅。”萧瑜喜道。

“这个真能吃?”

萧瑜点头道:“当然,我以前吃过好几回的。”

于是几人都动手将那丁点大的蘑菇从稻草里拣出来。这一堆稻秆里的小蘑菇还真不少,上面的采完了,再掀开稻草下面又有一片。这小小的菌菇上有层白霜,蹭掉后会变得滑溜,呈现灰色或粉色。

稻草菇个头很小,又沾了许多草屑,很难洗。

回家之后,萧瑜和肖佩先把山上捡的蘑菇整理一遍,放到院子里晾着,然后拿两个篮子专心处理稻草菇。两人先挑拣了一遍,然后洗了四五次,总算把其弄得干净清爽。

稻草菇有许多做法,但是萧瑜还是最爱简单的烧汤。就是把水烧开后将稻草菇放入煮熟略加油盐就可以起锅了。

晚饭时,萧瑜迫不及待地先尝了一口,正是记忆中的味道,清爽脆甜,十分鲜美。

肖佩也挺意外,赞道:“这菌菇味道真的极好。”

天色尚早,但凌轶父子要赶回城,萧瑜几人就没耽搁,收拾了田螺、菜干、酸笋、风干山鸡野兔以及下午到山上捡的山蕈等,放到大将军府的马车上带回去。

临上车时,凌轶忽道:“玉成既得名师教导学了一身好武艺,有没有想过到军中效力,建功立业?”

萧瑜转头看向肖玉成,见其脸上似有喜色。

肖佩却是一怔,斟酌回道:“谢凌大将军厚爱。玉成是家中独子,我舍不得他去吃苦,且明年开春他仍是要进学的。请见谅。”

凌轶不以为忤,看了肖玉成一眼,笑道:“是我冒昧了。”

姐弟三人目送马车远去。

乌鲁木齐宫颈糜烂哪家好
长春医院妇科
成都哪家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