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芜途第二十章假酒

2020-07-01 18:42:46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芜途 第二十章 假酒

心中冒出这个字眼,百尺叠加,重如玄铁,重影复合后,那原本分开的指百尺变成了一尺,季言一把抓住尺杆猛地向倒影砸去!

荒技要做到心如手印很难,无论指决,指道,顺序,都需要熟烂于心,抛开这一点,荒气的配合也要无比的契合,季言原本打算尝试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砰!”

石室传开碰撞声,整个石室都有一丝的抖动,那个倒影在玄尺的攻击下轰然溃散,季言喘着气,感受筋脉内几乎枯竭的荒气,在这一击下竟将荒气全部用处,这玄尺?

季言看着手中如实物的玄尺,一时间愣了神!

荒技由荒气催发,尽管荒技变化莫测,如实物的也不在少数,可如季言玄尺这般真实的还没有。

“难道是荒决?”

季言皱眉思索,阿公给他的荒决很是奇怪,不仅修炼速度很快,而且能让筋脉原有的荒气变得更加纯粹,现在就连荒技也被凝实,这引天诀到底是何等荒决?

倒影破碎,原本空无一物的石顶慢慢露出了个洞口,轻微的风再次吹来,形成淡淡阻力,季言见状散去了玄尺,一个跳跃来到了三层。

三层昏暗,一种荒芜的气息扑面而来,点点沙子夹杂着微风吹到季言的脸上,他定睛看去,这里是沙漠,天空昏暗,很是模糊看不清沙漠的整个轮廓,如前面两层一样,在半空处有个黑洞。

经过前面两层,季言多少有了点经验,他没有盲目的行走,而是缓缓的盘坐下来,恢复点荒气。

四个时辰过去,季言依然没有动,而这沙漠中却缓缓的传来脚步声,不是人类的脚,这脚步沉重,走动间,让季言盘坐的身子都一抖一抖的!

“萧师兄不是说三层是人类么?”

季言嘀咕着,按说萧戈应该没必要骗他的,那么现在是什么回事?

脚步声越发的急促,季言看去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只见在他身前出现了两个巨人,这巨人很高,只露出双手双脚和肩膀,巨首被隐藏在了看不清昏暗的天空上,他们手中拖着斑驳的铁链,铁链的尽头是一把弯曲锋利的钩子,从钩子上,季言感觉到了轮元的抖动!

轮元,荒修的魂魄,随着境界的提升,轮元就越发的强悍,当境界达到生死境时,轮元会淡化出新生,使荒修夜晚也能看见一切,闭目也能知晓方圆百里发生的一切,这种新生的力量,被叫做轮元感知力,又为轮眼。

轮元被抽离也就意味着荒修的终结,至大陆传说,曾经有一门派专修轮元,战斗时歹毒无比,门派上下所修的荒决统一,叫“焚元九折”,这类荒修将轮元分为九段,每一段抽离都异常的撕心裂肺,直至九段被折才使对手彻底的死去,中域各个门派不容此类存在,最后将其灭去。

季言修炼也有一年多了,对轮元也有所了解,此刻感受轮元的抖动,面色凝重了起来。

正犹豫如何行动时,那巨大的脚板向他踩来,季言起身飞快的避开,身子踏进了沙漠内,旋即,他身后出现了巨大的暗影,那暗影正是季言本尊的样子,季言扭头看去,没有意外,这是他的轮元。

只是这层诡异,轮元不知被什么力量逼出,而且还放大了许多倍,忽然,季言明白了过来,他看了看巨人手中的钩子。

“难道这钩子,是对付自己的轮元,而不是自己的本身?”

他如今才迈入蛮革,对轮元的操控简直是一概不懂,想要避开这具有牵扯力的钩子是何等的难,但他目露坚定,既然决定闯塔那就要勇敢面对才是,何况这才是荒石的拓印版!

想到就做,凭借着微弱的感知,季言飞快的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盘坐,随后双目紧闭,细心感受着自己的轮元,惊险又费力的向后退去。

那巨人似乎感应到了季言的轮元,走动的身体猛地一转,手中的巨钩缓缓的摇动了起来,在季言的惊恐中,那两道铁链飞快的向轮元暗影的双肩钩去!

季言大惊,那钩上莫名的力量太可怕了,倘若被钩中,那轮元,那他....

淡淡的波动至铁钩传来,轮元暗影不受控制的被吸扯,紧闭双目的季言操控着轮元跳开,算是避开了这两大铁钩,只是那轮眼暗影自己却摔了一跤,看起来笨拙无比。

其实季言误会了,这层只是对弟子的试炼,就算轮元被勾住最多受点伤势,不至于死命,至于真正的荒石塔,那绝对不会客气的。

季言舒了一口气,有惊无险的避开了,可还没等轮元站起身,那恐怖的吸扯再次袭来,轮眼暗影连滚带爬的避开,完全是受虐的一方。

季言皱着眉,眉心隐隐作痛,可是又无可奈何,他只清楚,避不开自己就得死,为了不死,他只能慢慢的熟悉对轮元的操控,再将巨人击败!

转眼两天过去了,这两天季言一次比一次惊险的躲过了巨钩,慢慢对轮元的操控越发的清晰与娴熟了起来。

演荒塔外,在季言进去后,一道光幕出现在塔旁,上面呈现的正是季言在塔内的情景。

凛然,边莲,萧戈,霍武几人全都没走,而是看着季言一步步的闯塔,开始还好,后来各个面色难看了起来,因为季言从入塔到现在,总共用了两天,虽然目前还停在三层,饶是这样,也狠狠的刺激了他们一下。

“真笨,巨人不用打败的,你本身上去了,轮元不就自动消失了么!”

看着光幕里的情景,边莲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凛然也是好笑,她真没有想到季言会认真的跟巨人打架,正如边莲说的那样,直接越过巨人,到达洞口后,轮元暗影会自主消失的,可季言不但没这么做,反而控制轮元和巨人叫板......

“或许他才是对的吧。”

季言不知他们说的这些,如果他听到,估计会被气的喷血,既然这么简单,鬼愿意和这些巨人打架啊!

此刻,季言依然操控着轮元暗影东闪西避,偶尔还会向巨人踢上那么一脚,不过效果不大,只能让他们微微停顿下身体。

可是老这样也不是个事,何况那种牵扯力实在不好受,季言一想到这,心头怒意升腾。

“我还能被你们给欺负了不成?”

说完,那本萎靡的轮元暗影像是吃了某种药石一样,不但没有避开飞来的双钩,反而一个箭步冲上,两只巨大的手掌拉住铁链,猛地发力,将手握铁链的巨人给带动了起来,下方的季言露出兴奋的笑意,随后他全神贯注操控着轮元暗影,只见那被带动巨人的身体,缓缓的飘离了地面,露出那一直不曾见到的巨首。

巨首容貌类似人类,五官具有,只是两眼放着白光,看上去很是诡异。季言此刻无心观察这些,他操控着暗影不厌其烦的打着转,使巨人被铁链捆绑,跟着转了起来,那两眼中的白光也有消散的迹象。

季言嘿嘿一笑,直至现在他才和轮元有了熟悉的联系,远没了先前的生疏,轮元暗影看上去也自在了许多。

“去你个阿公的!”

觉得差不多了,季言控制轮元将那两个巨人扔了出去,瞬间消失在了眼前,没入了看不清的沙漠内。

塔外,凛然几人瞪着大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指了指光幕,一脸的不可置信。

巨人消失,那某种的力量像是也跟着消失了,轮元暗影逐渐变小,然后消失不见,季言见状,一个起跳没入了空中的黑洞内。

第四层冰海,与火海相同,就连空中的石头也没变,只变了颜色而已,以至于季言只用了一炷香就达到了五层,但这些层次的入口,在他进入下一层时并没有关闭,这让季言不知是何用意。

到达五层,画面再次改变,这里是一处酒庄,四处都飘溢这酒香,季言摸了摸鼻子,看了看脚下,这是土地,真实的土地,茫然的看了看周围的酒坛子,季言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何去何从的感觉。

听萧戈说,五层有个老头,而且要拉着你喝酒,眼前正如他说的那样,那老头呢?

“是谁在找老头我?”

心里正想着,忽然一道声音传来,这声音带着笑意,有点喝醉了的感觉。

季言扭头看去,却见一位身穿青衣,矮小的老头,老头手中拿着酒坛,凌乱稀疏的白发随意的束愣着,此刻正眯着小眼看着季言。

季言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这老头的打扮与长相实在让他,呃,很有感觉。

老头喘着气,喝着酒,走步不轻不浮,出气有色,皮肤有泽,不像是虚物,这是个活人!

看不清老者的境界,季言微微欠身,“弟子闯塔,不知前辈何人?”

老头闻言没有理他,而是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坛酒递给了季言。

“凡是喝完再说。”

季言接过酒,有点糊里糊涂,这层好生诡异,心里想着,但还是应照老者说的,将酒喝了下去,不一会就见底了。

老者笑意盈盈,上下打量了一番季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酒喝了,可曾有感觉?”

季言怔了怔,抿了抿嘴,这酒与平时喝的差不多,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当下道:“没有感觉。”

“呵呵,废话,有感觉就不对了,因为这是假酒。”

嘉兴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宝宝拉肚子但精神很好
湛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