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娇娘有毒第章折腾营养

2021-01-15 03:22:11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娇娘有毒 第085章 折腾

钟朗问道:“姑娘有几分把握?”

萧瑜沉思了片刻,想起一事,抬起头道:“钟将军不如起一卦,看这毒我能不能解?”

钟朗脸色一黑。

“这毒性烈且年深日久,我并无多少把握,只能勉力一试。除服下灵药,或许还可以通过针灸药浴慢慢拔除。”萧瑜并无玩笑之意,见此有些懊恼自那些技巧可以让词条编写更胜一筹?己的失言,没再迟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花玥便问:“你所言针灸是在眼部行针吗?”

萧瑜尴尬摇头:“双目之处过于脆弱,我针法不够纯熟,不敢贸然下针,否则稍有不慎怕会害了玥公子。不过公子所中之毒并非只在眼部,在身上针灸将毒尽皆清除,眼睛自然也能够好起来。”

治疗最紧要的是抓住根本,若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舍本逐末,病就难以治好且容易反复。

旁边的钟朗也懂这个道理,却难掩失望。

虽然他并没觉得萧瑜如此年纪能在毒术上有什么很高的造诣,但到底存了几分期待。而且邱圣手说过,若有高人能够在双目大穴扎针,标本兼治,复明还是有希望的。如今听她说的解毒之法,与之前的名医并无不同,顿觉灰心。

花玥脸上依旧带了笑意:“那就有劳阿瑜姑娘了。”

笑颜如花般明艳,可惜墨眸却深沉无神,萧瑜暗暗惋惜,决心定要尽力将其治好,当下郑重点头。

“那位邱前辈的医案或药方可容一观?我好仔细参详方便确诊医治。”

钟朗便从旁边的书架翻出两个大木匣来。

花玥接过置于桌案之上,道:“不仅邱前辈,之前来看过我这毒的人留下的医案药方都在其中,你可以拿回去细看。”

萧瑜喜道:“如此甚好。”

“此毒已有四年,要清除也非一日之功,阿瑜姑娘不必着急。”花玥又道,“若实在无法可解亦莫强求,而今我都看开了。”

萧瑜应下,心中不忍,随即想,这毒那么久了,拖下去怕会积得更深,自然是能尽快解去最好。只是为稳妥起见,需要细细研究才能定下治疗的用药及方法,看来要赶紧把医案看完。

临出门之前,萧瑜想起一件事,环顾左右,才放轻了声音问:“玥公子上回自墓中所取的玉花今在何处?”

花玥抬头,道:“放在身上,怎么了?”

“那玉似乎来历不凡,或许可以解去这毒。”萧瑜犹豫了一下,道。

“已经试过,并未见效。”

萧瑜微怔,随即想到花玥辛苦取得那玉也许就是为了解毒,思及此毒连这样的奇物都解不了,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钟朗目送萧瑜背影出去,半晌问花玥道:“你为何不给自己算一卦,看这毒到底能否解去?”

“我亦不知,且随缘吧。”花玥摇头,“其实这样也好,若事事皆能窥破天机提早预料,人生也少了许多意趣,不是吗?”

钟朗叹了口气,微微点头。

花玥的侍从帮忙搬了两个大木匣回肖家,萧瑜立即一头扎进书房地翻阅,午饭都端过去都没吃。

肖佩见其如此废寝忘食,不解地心疼道:“你是要考状元吗?怎么突然看起书来了。”

萧瑜头也不抬,边翻看边飞快地做着记录:“这些都是玥公子的医案,区区状元有什么可稀罕的。”

肖佩这才了然,点头道:“那倒也是。花玥公子什么都看不到确实让人叹惋,何况还于你有恩。晚饭给你送过来?”

“好的,谢谢阿姐!”萧瑜依旧埋头于书案之上。

“那不打扰你了。”肖佩提了壶热茶放在旁边茶几上,翩然而出。

到了晚间,萧瑜却出来与姐弟两人同桌吃饭,在书房坐了大半天,还是松下筋骨比较好。

饭后,据报道几个侍女收拾整理,肖玉成进屋看兵书,姐妹二人在厅内说几句私话。

郝俊从外面进来,满脸春风。

<女)、加某尔(新西兰籍p> 萧瑜抬头看见,问道:“有什么喜事?”

郝俊毫不掩饰其幸灾乐祸,笑道:“上次中毒才稍有好转,如今李珍那小人又躺床上起不来了,是不是很让人高兴?”

两人便问缘故。

原来今日午间靖南郡王府宴客,凌轶带了郝俊过去。宴席上王府叫了几个歌伎助兴,不知怎的一个歌伎与李珍遇上,结果李珍下午又开始上吐下泻虚弱不堪了。

唐大夫诊断,若调理不好,李珍有可能从此再无法人道。

郝俊虽是个直在创始人阿北心中的蓝图里性子,因肖佩和萧瑜都是未出阁的姑娘,这事却说得隐晦,并没点出来。

萧瑜只听明白了,李珍多半与歌伎成了好事。她越想越觉得奇怪。李珍中毒才几天,理应在房中静养才对,怎么会遇到歌伎,而且和其纠缠到一块?即便那歌伎貌若天仙又不嫌他满脸疹子,他也该顾忌一下自己的小命啊。

肖佩却没想那么多,鄙夷道:“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收敛。”

闻声过来的肖玉成听到郝俊居然在肖佩和萧瑜面前说这些,十分不满。拉了郝俊就走。

萧瑜看到两人的眼风,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事与他们有关?

肖玉成和郝俊相携往院子里专门弄出来的练武场走去,雪团紧随其后。萧瑜隐约听到郝俊提及李珍之事,然后肖玉成回头望了一眼,不知说了什么,郝俊亦扭头看来,随即闭口不再言语。

萧瑜更觉两人很有嫌疑。与肖佩说了一声,她提一壶茶水拿两个碗送去练武场。只见肖玉成和郝俊你来我往打得兴起,都没发现其到来,只有雪团一下子窜过来,欢快地往她身上扑。

“玉成中毒还没好全,你二人就这样折腾?”萧瑜还要回去看花玥的医案,没时间等,她将茶水放练武场旁边的石桌上,将雪团抱起来,朝两人道,“先过来吃茶,我有事要问。”

肖玉成和郝俊相视一眼,俱收了兵器,到石桌旁坐下,也没吃茶,问:“什么事?”

萧瑜低声问:“李珍之事可是你二人做的?”

“我哪里找来那样的毒?”肖玉成十分无辜,而旁边的郝俊闻言先是愣住,随即附和般地连连点。

**********

o(∩_∩)o谢谢夏浅画的打赏!明天就要上架啦

老年性阴道炎治疗及预防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成都治疗男科不孕不育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