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君临星空第四十三章天塌了搭配

2020-06-02 06:49:09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君临星空 第四十三章 天塌了

静谧街道。

张罗宇一脸茫然,仅能怔怔看着热情洋溢的钱高,以及面带微笑的韩东,脑海混乱不堪,难以理清头绪。

见识越多,就越明白这是何等意义。

“小东。”

“他也是上三品的习武人士?可,可他还是高三学生。”张罗宇咽了口干涩的唾沫,艰难地吐了口气。

另一侧。

钱高万分歉意道:“钱兴那小子年纪轻轻,实在不懂事,万望韩东兄弟不要介意,千万海涵。”

韩东沉吟了一会儿。

时至如今,他已有三品的武术品级,注定考入学府,心有底气,不需再畏惧什么。

想问便问,不必顾忌。

他开门见山道:“钱高先生,我想问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

钱高心脏一滞,不由苦笑道:“韩东兄弟,恐怕你还不明白。我便冒昧提醒你一句,想必你应该认识宁老先生。”

宁老先生?

宁老?

那位教导市实验中学武术生习武、传授给他阳极桩的宁老?

韩东眯着眼睛,不露异样,只是轻笑道:“当然识得。”

钱高瞧了眼韩东,眼睛溜溜一转,沉吟思量刹那,再次惊疑不定地看着韩东,打量了一番。

他皱眉低声道::“兄弟……恐怕你还没有真正认识宁老先生。但你已有武术三品,想必日后也能认识。我便僭越提醒你一补充“跨年”家政市场下,记住这六个字——”

“宗门不可亵渎。”

他声音轻微,几乎微不可查。

哪怕站在三米外的张罗宇,都没能听到这句话。

韩东耳聪目明,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不由道:“什么意思?”

钱高深深看了看韩东,目光隐涵恐惧与复杂,并未正面回答,反而低笑道:“其实我以为你认识宁老先生。你刚才说得对,确实是一个误会。”

“但你是三品武术生。”很可能是在《仙剑5》正式上市之后。目前该项目已完成开发

“你有被误会的资格,所以不需担心我会报复,对于你这样的恐怖天资,我拼命示好还来不及。好了,记住刚才那句话,千万记住。”

言罢。

他转移话题,与韩东互相加了个,随即回到车里,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眼里蕴涵深思。

“这位韩东同学,简直比我预期还可怕。”

“倘若认识宁老先生,尚可理解。可他竟然不认识?单靠自己的天资,便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由一个普通学生达到武术三品!?”

想着想着。

他眼里闪过一丝沉吟:“要不要向师尊汇报,将韩东收为门徒。”

眨眼间。

“不行!”

钱高打了个寒颤,看了眼市实验中学的方向:“还是算了,便由我自己示好韩东。”

而在车外。

韩东与张罗宇道了两句,皆是忘了之前的尴尬问题,心有沉思地走向学校。

他实在不明白。

宁老究竟有着什么身份,他只是有可能认识宁老,便让钱高怕成这样?

啪嗒。

啪嗒。

韩东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

张罗宇四周环顾了一番,也没看到那混账小子,只能心有不甘地坐回车里,正要启动车辆。

咦?

他右手一颤,真相自心底冒出。

三品武术生、恰巧来到这里、更是回返学校方向,再加上之前韩东的奇怪神态,张罗宇顿时明晰了一切。

“这……原来是这臭小子!”

张罗宇一把拍在方向盘上,哭笑不得:“韩东这小子,装的还挺像模像样。等高考过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

五月十三日、下午时分。

韩东与孙辉一起前往健体活动楼,准备参加最后一次武术练习,也代表着高中武术课程的结束。

孙辉笑道:“韩东,你武术品级达到多少品了?有没有七品?”

韩东含糊不清道:“差不多。”

“恩。”

孙辉点了点头,还以为韩东对自己的武术品级不太确定,考虑到韩东的自尊心,斟酌道:“好好加油。距离武术加试还有一周多。”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练武场地。

此时此地。

所有武术生全数汇聚在此,无有缺席者。因为这可是最后一次武术练习。

“夏天真是到了,场地有些热。”

“唉,我们在这儿练了三年的武术,今日便是最后一次。我们武术生再想全数聚集,估计也没机会。”

“不若如此,我们等会儿来一张集体合影。”

武术生们相互议论着。

须臾后。

穿衣风格永远不改的宁老,自门口走入。

他仍然穿着老旧黑色皮衣、漆黑裤子,脸上皱纹密布,面色比以往好了一些,好似有了什么开心的事儿。

“咳咳。”

他捶了两下胸口,淡淡道:“自由练习。这是最后一次练习,你们也即将参加武术加试,预祝你们成功考上理想大学。”

说着。

宁老拿出一根烟,缓缓点燃,靠在擂台上。

他那双耷拉的眼皮渲染出一股森严气概,宛若镇压全场的猛兽,也让一些心绪浮动的武术生们勉强收心,继续练习武术。

“宁老。”

韩东瞄了三次靠在擂台上的宁老,心里暗暗奇怪刚刚钱高那古里古怪的提醒,心有好奇。

可是。

钱高都怕成那样,估计宁老的真正身份非常可怕,他决定暂时不去探究,免得惹出什么麻烦。

当前至关重要的事情,乃是八日之后的武术加试。

……

时间渐渐流逝。

最后一次练习,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结束,众多武术生们兴高采烈地合了个影,随后留恋地看了看练武场地,更有些武术生摸着一件件武术器械。

许久后,武术生们才纷纷离开。

而最坦然的武术生,大概便是韩东。

他在这场地里呆了不到三个月。况且绝大部分的练武时间,皆是在学校僻静角落、城市四处各地、家里卧室里面。

留恋感慨的情绪,只有一丝而已。

啪嗒。

啪嗒。

一道道脚步声,渐渐远去。

宽阔的练武场地,空荡荡的,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一些,只剩下一座圆形擂台,以及靠在擂台上的宁老。

外面的叽喳鸟啼声,偶尔传来。

操场上的打闹声音,隐隐约约。

一股莫名死寂的气氛,悄然弥漫场地里,仿佛一头蛮横森严的猛兽正在苏醒。

“有趣,真是有趣。”

“这么一点日子,又变强了,竟然有这样的事。”

宁老抬了抬耷拉的眼皮,嘴角向上扯了扯,眼眸仿佛跳动着炽烈火焰,令空气都在扭曲。

咝。

他点燃一根烟,重重吸了一口。

嗤啦。

这根刚刚点燃的香烟,仿佛遭到飓风过境般,瞬间燃烧殆尽,一截齐齐整整的烟灰,还泛着火红微芒,向下掉落,化作飘飘洒洒的纷乱烟灰。

——

五月十三日、傍晚时分。

放学以后,韩东急匆匆地走出教室,心里填满了窃喜与激动,甚至都没听到谷元亮的喊声。

“韩东?”

谷元亮错愕地抱着书包,站在座位旁侧:“你的书包还没有带啊!不背书包就回家?难道你不担心你爸打断你的腿??”

转念一想。

他摇头失笑:“我这同桌可是武术生,估计他爸还真打不过他。”

“但是。”

“稳重无比的韩东,竟然也有这么激动的时候,都忘记背自己的书包,究竟发生了什么喜事。”谷元亮一边摇着脑袋,一边收拾自己的书包。

……

家里的单元门楼下。

呼哧。

韩东喘了口气,嘿嘿一乐。

一路快跑,往常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今日却只用了三四分钟就回到了家楼下。

他实在忍不住激动亢奋的心情,更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爸爸妈妈自己武术三品的事实,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即将考入一流学府。

这是一份满分答卷。

他满心期盼着,稍后的爸爸妈妈将是什么表情。恐怕本就睡眠不好的老爸,今晚定要失眠整夜,乐得睡不着觉。

韩东拉开单元楼,蓦然一怔。

“咦?”

“我竟然忘记背书包……咳咳,也罢,反正如今已经达到三品的武术品级,必入一流学府,哪怕不上学也没关系。”

韩东啼笑皆非地摇摇头。

他当然要上学,学府已定,高中生涯便只剩下这么一段珍稀且短暂的日子,他可得好好体验一番。

一边想着,一边拾级而上。

三品的身体素质,让他犹如矫捷猎豹,飞速爬上楼梯。

激荡喜悦的憧憬,夹杂着自豪情怀,满溢心间。宛若凝固当空的海浪,即将拍落。

但这一切,却在刹那间全数崩溃。

啪嗒。

韩东止住脚步,脸色当场扭曲,站在楼梯口,清晰听到了自己家里传出的压抑抽泣声音。

是妈妈!

这是该监测器将安装于垂直高度相当于一般人群的呼吸带的位置妈妈的声音!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蓬!

他只感觉内心深处,仿佛有团火焰,瞬间膨胀炸裂,咆哮回荡心灵里里外外!

重生以来的七十九个日夜,不顾一切的辛苦、忘乎所以的挣扎,拼命不息的奋斗,正是因为一道信念誓言,始终提醒自己,绝不可半点松懈。

咔!

韩东双拳攥的发出脆响,一步冲向防盗门,却再次怔住,整个人宛若凝固雕塑,再也动稿源:环球弹不得。

“闻志他怎么被扣押了啊?真不是拘留?好,好谢谢,扣押至少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限……”

“小东快要回家了……他明天还得上学,不能耽误……”

“可,可为什么?”

妈妈陈淑的憔悴声音,隐隐约约,却犹如一道道翻滚雷霆,自天穹之上骤然劈落,狠狠劈在韩东的心灵上。

呆滞茫然,不敢置信。

韩东怔怔地站着门前,几欲窒息,愤怒情绪暂时止住,脑海变得一片空白。

自己爸爸韩闻志,被扣押了。

天塌了。

内蒙古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无创性动脉硬化检测
泉州牛皮癣医院咋样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表现
肇庆好的白癜风医院
康复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