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战之皇第二百九十三章阴谋现

2020-07-01 18:50:03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战之皇 第二百九十三章 阴谋现

而在接下來的几天之中,或许是因为时机不够,还是帮手沒有到达,风暴猎荒团并沒有有任何的异动,只是像往常一样,继续向着水澜王国的反向前进,

而在这几天之中,莫无邪与方老更是熟悉了起來,可以说几乎无所不谈,而与那位女孩也是渐渐的变的熟悉了,从方老的口中,莫无邪也是知道了这女孩的名字:方鱼,

“小子,已是走到了这山脉比较僻静的地方,恐怕这风暴猎荒团也是时候该动手了,”再一次夜幕降临,丹田之中的刀爷提醒道,

“知道了,刀爷,”莫无邪心中道,这刻,莫无邪的识海之中的魂力已是最大的覆盖了这一片区域,监视着风暴猎荒团的一举一动,

呼,呼,随着夜幕降临,一声声与每晚一样的风声响起,但是却是给人一样的感觉,有点寒冷,仿佛预示着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嘿嘿,方老,仿佛老是感觉今晚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大树底下,还是像往常的夜晚一样,莫无邪微微笑着对着方老道,语气之中也是有着一种不明的寓意,

“哈哈,看來莫道朋友的感觉和老朽的感觉也是一样,”然而,听见莫无邪的话语,方老只是微微笑道,苍老的目光之中,好似也是知道了要发生不同寻常的事情,

而且,莫无邪也是能够看见,方老的目光看着在自己身旁的方鱼,也是闪着一丝的担忧之意,然而更多是宠爱之意,

“莫道朋友,”方老继续道,“若是真的有事情发生,超出了老朽的预料,希望莫道朋友能够帮老朽一个忙,必定不会亏待与你的,”

“哈哈,方老你是哪里的话,”听见方老的话语,莫无邪只是轻声笑道,“我们之间已是朋友,如何还谈报酬一说,若是真的有事情,晚辈必定会尽全力,”

“哈哈,看來老朽果然沒有看错莫道朋友,”方老笑道,“老朽只是希望,若是真的有事情发生,希望莫道朋友带着小姐回到水澜王国的方家之中,方家必定会感激不尽,”

“方老,放心,若是真的如此,晚辈定然不会辜负重托,”莫无邪重重的点头,“况且,方老是地阶的强者,难道还有嚣小之辈赶來此地找麻烦,”

“杀,杀,杀,”然而,就在莫无邪的话语刚刚落下的刹那,杀戮的高呼声,犹如潮水之般,一浪高过一浪,就是在此地响起,

挡,挡,一声声的金铁交鸣的碰撞之声而是随后,一柄柄银色的兵器,甚至其中不乏一些半步灵兵,直接彻亮在这黑色的夜幕之中,发出一阵阵的争鸣,

轰,轰,此刻,一股股的强烈的气势,也是从风暴猎荒团身体之上爆发而出,冲着那些被他们招收而來的护卫队而去,

噗,噗,对于这一幕,那些护卫队根本就是沒有反应过來,一具具的尸体就是倒在了地面之上,临死前都是带着不甘的眼神,嘴角都是发出微弱的‘为什么’,

“风团长,这是为什么,”杀戮声彻响片刻,这些被招募而來的护卫队也是反应了过來,愤怒的高呼道,“你们风暴猎荒团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

说着,这些护卫队也是各自拿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开始反抗,一时间,竟是与这风暴猎荒团的武者相持平,因为毕竟这些被招募未來的护卫队,全部有着玄阶高品的实力,

而看着这一幕,莫无邪和方老也是缓缓的站立起了身体,看着那血腥的杀戮,眼中并沒有任何的表情,还是那样的平静,

“看來事情真的來临了,”方老对着莫无邪喃喃道,“只是沒有想到,竟是在这风暴猎荒团挑起的,而且竟会先对这些前來护卫的武者出手,想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

此刻,方老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随即又是对着身后的方鱼道,“小姐,你先回兽车之中,老朽处理一下此事,”

“知道了,方老,”听见方老的话语,方鱼轻声道,余光扫视了一眼莫无邪,而后缓缓的走向了兽车之中,而从方鱼这女孩的眼中,莫无邪也是看出了对于这杀戮一幕的厌恶之意,

刷,地脉之势微现,一道残影划过,方老的身影就是出现在了那被招募而來的护卫队前面,一股股的额地脉之势冲向风暴猎荒团的武者,才是短暂的阻止了这一场杀戮,看着前面的风封,眼中闪过一丝的不悦之意,

“怎么,你要插手此事,”看着站在招募而來的护卫队前面的方老,风封不爽的道,

“怎么说,这些武者也是因为老者才会來此地的,”方老淡淡道,“并且,好像他们并沒有惹风团长的风暴猎荒团,不知道风团丈长何做出这杀戮之事,”

“多谢这位前辈为我们出头,”看着挡在前面的方老,这些招募而來的武者,心中也是出现了一丝的感激之意,毕竟,他们此來只是为了钱财,方老完全可以不用管他们的,

“哈哈,”然而听见了方老的话语,风封却是大笑了起來,道,“他们却是沒有惹怒我们风暴猎荒团,但是他们挡了我们风暴猎荒团的财路,”

“风团长,我们如何挡了你们风暴猎荒团的财路,”听见风封的话语,这些武者更是愤怒的道,虽说他们沒有风暴猎荒团的实力强大,但是心中那一丝武者的尊严,也不允许他们向风暴猎荒团认怂,低头,连话都不敢说出口,

“怎么挡了我的财路了,”听见这些武者的话语,风封只是冷哼一声,凶残的眼中闪过更加浓厚的狠厉之色,“若是你们不來,你们每人所的那三zǐ金都属于我们风暴猎荒团的,所以死了之后,不要怪我们风暴猎荒团,这一切只是因为这老头,哈哈,”

“风暴猎荒团,给我杀,”下刻,风封咆哮道,眼中仿佛已是看到了无尽的财富向着他而來,

“风团长,若是你不停止杀戮,对于酬金,老朽不会给你们风暴猎荒团一分,”看着那些已是暴冲过來的风暴猎荒团的武者,方老也是愤怒道,

“哈哈,放心,老不死的,你不给,会有人给的,”然而,听见方老的威胁,风封却是大笑道,身体之上,一股强悍的暴风之势,携带着地脉之势瞬间爆发出來,

吼,下刻,在风封的喉咙之中,一声彻响的咆哮之声爆发而出,身影周围包裹的白色战气,让风封整个人好似化作一头风鸠,瞬间就是冲向方老的面前,

“风暴之爪,”风封再次大喝,右手上的五指上,瞬间汇聚无尽的白色战气,凝聚出五指凝视的爪,狠狠的朝着方老的头顶上爪去,

“哼,找死,”看见风封竟是敢对着自己出手,方老冷哼一声,身体之上,一股更加强悍,狂躁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直扑风封而去,

咔嚓,咔嚓,就是单单是方老的气势,直接让风封凝聚的‘风暴之爪’寸寸破碎,并且让已是來到半空之中的风封整个人都是停止不前,

“一个小小的地阶二脉中期的武者,也敢在老朽面前放肆,”方老再度愤怒道,身体上那属于地阶四脉初期的真实境界已是暴露出來,

轰,一股水流之般的战气也是从方老的腹部瞬间涌上手掌,一之巨大的手掌,立刻在半空之中形成,重重的朝着风封拍落下去,

嘭,犹如一颗炮弹之般,半空之中,风封不能够动弹的身体,犹如黑色天际边的陨石之般,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

轰,下刻,随着巨响之声响起,一座深坑直接在地面上出现,咔嚓,咔嚓,随即,地面之上,一道道的裂缝也是立刻蔓延而开,

这刻,四下一片静寂,看着这一幕,所有的武者已是震惊的说不出來话语了:这是什么情况,风封可是地阶二脉中期的强者,竟是被这老者一巴掌就是拍进地面之中,

而沉静片刻之后吗,方老身后的那些被招募而來的武者,脸色之上都是漏出了兴奋之色,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他们此刻已是要被风暴猎荒团的武者给击杀了,

而同时,他们的心中又是不解,既然方老的实力如此的强大,却是又为何招募他们这些玄阶高品的武者和风暴猎荒团作为护卫队,

而与这些被招募而來的武者不一样,风暴猎荒团的武者,刺客就是吓的差点尿裤子了,他们心中最为强大的团长,竟是被人一巴掌拍进地面之中,生死不知,

这刻,看着前面的老者,他们的眼中再也沒有的杀戮的兴奋之意,而是被深深的恐惧所取代,脚下,都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包括风暴猎荒团另外两位地阶的强者,此刻,而是沒有了刚刚杀戮的兴奋,

“小子,不好,那老头恐怕危险了,”然而在,这时,丹田之中的刀爷却是惊呼道,“沒有想到,竟是我疏忽了,”

“公子,老朽也是刚刚发现,”而黄老也是道,“看來公子会在此地暴露你的身份了,”

“怎么回事,刀爷,黄老,”听见刀爷和黄老的话语,莫无邪不解凝重道,“那道这风暴猎荒团能够是方老的对手,”

宝宝积食夜里睡觉不踏实
宝宝积食一吃就吐怎么办
小儿厌食症是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