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太岁纪年第二十四章血祭营养

2021-01-15 03:21:02 来源: 乌鲁木齐家居网

太岁纪年 第二十四章 血祭

“咳咳!”

杜命一手拍地猛地站了起来,踉跄了几下,双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眼前的敌人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等级,不是它能够轻易对抗的。

看到杜命不断落败的样子,杜天凉江凤等人面露喜色,终于是出了心中的一口气,只要杜命死去,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为完美的。

众位大臣眼睛睁得发直,他们何曾见到这等级别的战斗,青云宗的修道者,可是号称最为接近天地的修士,如今在他们眼前战斗,这是天大的福分。

虽说另外一人是杜夜大将军的侄儿,可对方可是青云宗的上君,这是没办法的!

而关键的第四节比赛 杜夜气的身体轻微颤抖,自己的一对侄儿们自相残杀,如今更是要靠外人的手来杀害自己的亲堂弟,实在是家门不幸,大哥死去,二哥却是那副德行,娶了一个**的烟尘女子,还有如此品行不佳的儿子。

他为寒国征战百年,虽现在已经是寒国的大将军,地位和荣耀已经是万人莫敌,可家门不幸出了这种情况,不免心中悲痛。

杜天凉是高兴地到了手舞足蹈的份上,不免松了捂住杜夜的嘴巴。

杜夜抓大机会,终于是恼怒的一甩手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侄儿,嘴中呵斥道:“你是翅膀硬了,连自己的叔叔都敢违逆!”

看到杜夜却是是十分气愤,杜天凉讪讪的挠挠头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杜夜看了一眼看台上,那位年轻的青云宗尊者正在漠然的看着对面的杜命,想要再次动手,他管不了,因为他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唯有靠杜月笙,也只有她了,毕竟年轻尊者不就是为了她吗?

他转过头,走近正在青铜巨椅上休息的杜月笙,有些愤怒的呵斥道:“怎么,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堂弟,要杀死他?杀死你这个具有杜家血脉的人,他的血管中流淌的是和你同样的血,我知道你恨他,可现在你是在做什么,你不是要报仇吗?你假手于人就能解决你心中的恨意吗?”

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的杜月笙,眸子平静的看着擂台那边,在听到杜命的话以后,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了几下,终究是回过头,睁大眼睛平静的道:“小叔,我一直不承认杜命是我杜家的人,从前不,现在也是,况且他灭了在庆城的杜家,令我的父母受辱,这是他应得的,我没有错。”

听到这,杜夜情绪有些激动地道:“这一切都是二弟他们犯得糊涂,你知道你的父母他们是什么人,好,我姑且不计较这,可骄傲的你允许假手于人吗?你的骄傲呢!你是不是不是杜命的对手,所以怕了!”

听到这杜月笙终究是无法掩盖心中的骄傲,一下子站了起来。

杜天凉看到这急忙道:“二姐!”

他只说着了么一句话便被杜夜眼睛一瞪,没有在说话。

“师兄,月笙感谢你为了我着想,可我的仇我希望自己报了,能不能答应我不要现在杀了他,等到我修为提升,必定亲自来打败他!”杜月笙的话很自信,自信到这句话一出,众人居然没有丝毫怀疑的念头,认为她必定能做到。

她是能够凝聚命纹的青云宗弟子,打败杜命似乎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青云宗的年轻尊者回过头,笑道:“哦,师妹居然如此有自信,为兄当然会答应你,你毕竟是青云宗的人,我的小师妹,以后必定会凝聚命纹,成为一个道体!”

他很高兴,刚才杜月笙已经是自称月笙了,说明他来刁难杜命说做对了。

“呵呵,哈哈,哈哈”

杜命突然有些自嘲般的呵呵笑了起来,然后又接着直接大笑了起来。

众人把所有的目光都转到他的身上,不明白此时的他为什么还能够笑得出来。

“哈哈,好一个自己的仇自己报,刚才你已经被我打败了,我能够打败你一次便一定能够打败你下一次,一千次一万次,何必这样,既然想要杀了我,那么来吧,我杜命可不怕!”

“你是不不要学你的母亲,找到了一个靠山,所以自以为自己的以后必定一片光明。”杜命无不嘲讽道。

杜命的这几句话很恶毒,因为他恨杜天凉他们,更不会为了一时的安全,立下以后挑战杜月笙的约定,他已经打败了她,她没有这这个资格再和他对战了。

听到这话,江凤是直接开口大骂:“你个小畜生,你说谁,你才是一个野种。”

一身长裙的杜月笙脸色更加苍白,微微颤抖的身体更是显示出了她此时此刻的愤怒,前者居然那她比作那种烟尘女子,为了前途可以牺牲自己的身体,她的骄傲不允许这样。

虽然她的母亲是**女子,可毕竟是她的母亲,即使多么的不堪,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哼,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你没有资格要我为了你再一次和你战斗,待我再次来和你战斗的时候,恐怕我们之间会差距很大,会让我失去对你的兴趣,既然如此,所以你去死吧!”杜月笙眼神冰冷的道。

杜命漠然的道:“这也是我和你说的话!”

杜夜还想再说什么,被杜命突然间阻止,道:“小叔,除了母亲,杜家只有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不要再为了我做这些事情,不值得,我杜命只承认你和母亲是我的亲人,所以一切意外的人都是我修行路上的踏脚石而已。”

少年声音铁骨铮铮,单薄的身躯中仿佛蕴含了恐怖的力量,他的表情是如此的坚定,恐怕任何事情都不能改变他那颗强大的心脏。

“哗!”

众人哗然,这位少年说话如此硬气”夏爱军说,居然大部分淘宝店春节期间也都放假不接受来自亲人的庇佑,大家也知道这是少年为了那些关心他的人着想,如此心性让这位大臣敬佩。

杜月笙听到此话,冰寒的的俏脸泛着森然的冷意,道:“那最好!”

年轻尊者邪邪一笑,露出泛着冰寒之气的白色牙齿,轻轻握了握手掌:“好了,既然如此,别浪费时间,把他解决了吧!”

如此自大狂傲的话,把杜命的生命看得如此漠然,骄傲的一塌糊涂,实在让人气愤,可他却是有着自信的实力摆在这里。

前者猛然守住笑容,狭长的眸子泛起森然的冷意,一手紧握,磅礴的灵力爆发开来,全身上下突然升腾起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犹如蜘蛛般的密密麻麻的金色法线和符文只有在挑战胜利之后,在阳光下闪烁不定,一股股强烈的生命气机散发开来,这股生机是如此的庞大,磅礴,让人有一种淹没在浩瀚的生命之海中一般。

”这是.....”

众人大惊,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修行的人,大多是无法凝聚命纹的人,才会在寒国这小小国度为人之臣。

“这就是凝聚命纹的世纪境气强者吗?那闪烁着密密密麻麻的金色纹路,和那些吞吐不定的神秘符号,我从中感受到了好强大的生机,我有一种直觉这种神秘符号可以使自己的生命限量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有大臣讶异道。

这绚烂多彩恐怖非凡的一幕令的人大惊失色,如此手段实在让人胆战心惊。这就是凝聚命纹的手段,全身上下已经刻下了大道生机,生命之力汩汩不断,一些逆天的血祭之术,也可以初步施展,血祭生命,以庞大的生机发挥神鬼莫测的力量,从而发出恐怖至极的攻击,生命的限量决定了施展血祭的起始位置的高端,而能够所获得的力量。

杜命也是心中一凛,这刺激人眼球的一幕着实让人感到一丝不安,一头那庞大的生命力,就像是一头远古的凶手蛰伏在哪里,让人不安,这股力量太过惊人了。

“死在我手上也是你的荣幸。”年轻尊者冷笑,手掌微微张开,猛然间仿佛如同一股飓风般在他手中凝聚,全身无密布的光灿灿的纹路符文,如同鲸鱼吸水一般化为一道道光影般的虚影如数汇聚到手掌之间。

拉萨哪家妇科医院
成都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
呼和浩特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本文标签: